標籤

扎克伯格

2020-02-03

生把巨輪開進了泥潭 扎克伯格掌舵不了Facebook?

原標題 小扎掌舵不了Facebook

來源 獵雲網

編譯 福爾摩望

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曾經對數字世界的發展發表過自己的見解,這後來也成為了Facebook非正式的座右銘:「快速前進,打破陳規。」(Move fast and break things。)

經過過去一周的事態發展,扎克伯格應該宣布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並為接下來的幾十年尋找新的奮鬥目標。他表明,他沒有能力領導這個破碎的龐然大物——Facebook。

有能力的領導者在面對自己造成的災難面前,是不會去做扎克伯格做過的事情。他們不會隱瞞和否認。他們不會責怪輪班。他們也不會堅持用最糟糕的陳詞濫調。

兩篇驚人的新聞報道對存在的問題進行了披露,我們可以看到Facebook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所面臨的深淵。

第一篇報道是《紐約時報》進行的一項重大調查,該調查顯示,在因允許錯誤信息在其平台上傳播而被飽受批評之時,Facebook雇傭了一家反對派研究公司,並在保守派的博客圈中散布虛假消息。例如,一些人暗示,自由主義慈善家索羅斯正在資助反Facebook的抗議者。更直截了當地說,Facebook發起了一場針對批評者的誹謗運動。

Max Read在這篇報道中精闢地指出:「對於Facebook來說,假新聞不僅僅是問題,也是一個解決方案!」

第二篇報道由《華盛頓郵報》的特邀作家Eli Saslow所撰寫,重點講述了一位以發明病毒式謊言為生的博客作者。

這些故事再次告訴我們一件已經知道的事情:Facebook是一艘駛向末日的無舵船,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在助推其前進。

很糟糕,也很有說服力,但最新的事態發展也只是大同小異。

同一家公司,在同一個領導者的領導下,否認了現在已經確立的事實,即錯誤信息深深影響了2016年的總統大選。

《紐約時報》記者Sheera Frenkel周日晚上接受Kara Swisher採訪時說:「還是同一個人在領導,並將一直領導著這個公司。」

如果精神錯亂的定義是一遍又一遍地做同樣的事情,並期待著不同的結果,那麼我們已經可以預測出這樣的結果。

一些Facebook投資者再次強烈呼籲高層做出改變。如果扎克伯格繼續執掌大權,他們至少希望他會放棄CEO和董事長的雙重角色。這些投資者希望扎克伯格能夠辭去董事長職務,並任命一名獨立董事監督董事會。

據外媒報道,其中一名投資者、紐約市檢察官Scott Stringer表示:「Facebook作為一家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公司,需要強有力的監督,這隻能通過一名獨立董事來實現,他也有權對公司領導層進行嚴格檢查。」

扎克伯格控制著公司60%的股份,從理論上來說,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只不過他不喜歡這個想法。

這一點倒是正確的。至少,這是一個明智的舉動。但如果說有一家公司需要有力的制衡,那就是Facebook了。

作為一個價值400億美元的全球巨頭,Facebook擁有幾乎無法想象的力量。它目前擁有20億全球用戶。

自2004年扎克伯格在哈佛宿舍成立Facebook以來,他的領導能力已經證明自己根本無力應對高速的增長。

在過去的幾天里,扎克伯格的底線似乎達到了新低,他威脅要解僱那些與新聞媒體交談的員工。考慮到Facebook對「透明度」的口頭承諾,這一事實尤其令人震驚。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去年春天劍橋分析醜聞爆發后,他還指責了二號人物Sheryl Sandberg。

雖然扎克伯格經常在公開場合說一些政治正確的話語,但他的幕後行為卻講述了另一個故事:儘管他擁有巨大的權力,但他似乎從未停止過。

對於這一問題,並沒有好的解決辦法。政府對社交媒體平台的監管對言論自由來說有著可怕的影響。但Facebook將會以某種方式自我修復的想法也會一次又一次被證明是錯誤的。

不過,現狀是不可接受的,也是危險的。

如果扎克伯格真的想「對發生的事情負責」,他應該辭去董事長一職,並鼓勵一些嚴格的內部監督,向公眾和媒體提供真正的透明度。

不管它是否願意承認,Facebook目前正處於嚴重危機之中。它的影響力如此之大,以至於危機會波及到它所觸及的每一個人。



2020-02-01

Facebook醜聞引國際關註:八國議會要求小扎參加質詢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20日早間消息,據美國科技媒體TechCrunch報道,Facebook CEO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正面臨著來自多國議會質詢的壓力,因為這些國家的立法者想就Facebook對政治的負面影響提出質疑。

Facebook用戶代表希望扎克伯格就一系列數據濫用和安全醜聞作出解釋。而包括阿根廷、澳大利亞、加拿大、愛爾蘭和英國在內的議會也聯合起來,成立一個委員會,由英國領導,代表這些國家約1.7億用戶集體向Facebook施壓。

這一委員會此前表示,將於本月晚些時候召開會議,但Facebook上周拒絕了五國議會的邀請,理由是扎克伯格無法去倫敦出席聽證會。

該委員會昨日再次邀請Facebook接受質詢,巴西、拉脫維亞和新加坡三國議會也加入委員會。委員會還明確表示,扎克伯格不必親自出席聽證會。「我們注意到,雖然你在27日的信中說你『不能前往倫敦』,但並不排除提供證據。你願意通過視頻提供證據嗎?」委員會在信中寫道。

TechCrunch就此事詢問Facebook。對於扎克伯格是否能通過視頻回應委員會,該公司發言人暗示說,扎克伯格不太可能會這樣做。

TechCrunch指出,扎克伯格最近在應對Facebook近期關於高管團隊的醜聞方面確實很忙。《紐約時報》近期的一篇報道描繪了Facebook高管層在應對危機時醜陋而混亂的畫面,其中包括聘用一家對外公關公司來對付對手。Facebook此後切斷了與該公司的聯繫。

而委員會在最新的邀請函中提及了這一爭議,並寫道:「我們認為,有許多重要問題需要討論,而你是回答這些問題的合適人選。昨天的《紐約時報》文章進一步指出了最近Facebook內部如何處理數據泄露的問題。」

英國文化、媒體和體育部(DCMS)委員會一直在追究扎克伯格的行動中首當其衝,今年大部分時間,該組織都在就網路虛假信息對民主進程的影響提出廣泛問題。但隨著時間推移,他們對Facebook的批評也越來越強烈——指責Facebook在逃避責任、模稜兩可。

在今年夏天的初步報告中,該委員會還呼籲政府採取緊急行動,建議徵收社會媒體稅,並制定更強有力的法律,以防止社交媒體工具被用於破壞民主進程。

英國政府選擇不採取行動。但即便如此,Facebook的平台也已牽涉其中,因為英國脫歐事件早已通過不受監管的社交媒體廣告兜售給選民,Facebook也難辭其咎,這幾天部長們的注意力都停留在此處。

委員會成員熱切希望從Facebook得到答案的一個問題是,在該公司內部,最早發現「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數據濫用醜聞的人是誰?簡而言之,他們想知道誰應為Facebook的一系列醜聞承擔責任。

另外,本月早些時候,英國數據保護監察機構英國信息專員辦公室(ICO)提供了證據,稱其已經獲得了Facebook內部發送的關於該漏洞的電子郵件分發列表,並表示將把該列表交給委員會。

DCMS委員會的一位發言人告訴我們,尚未收到ICO的上述信息。

ICO的一位發言人告訴我們,不會公布這份名單,並補充說:「現階段,我不確定該名單應在何時提交到委員會。」(斯眉)



2020-01-31

現在,誰都可以踹Facebook一腳

文/mrpuppybunny

《紐約時報》近日(11月14日)的一則調查報道將身處深淵的Facebook「踹」到了谷底,員工士氣受到嚴重打擊——

針對這則報道,Facebook於上周五召開了一次內部員工會議,為泄氣的員工打打雞血。

據媒體報道,扎克伯格在會上情緒激動,稱《紐約時報》講的一些東西「根本不是真的」。他說:「Facebook試圖『掩蓋一切』的說法大錯特錯。」小扎還還罵了髒話,一些員工受到鼓舞,報以掌聲和歡呼聲。

據三位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這個內部會議長達一小時,是和全球各地的辦事處共同開的視頻會議。扎克伯格在會議中回答了員工提出的問題,包括Facebook在過去18個月的行為,以及應該如何處理內部消息被泄露給媒體的狀況。

他還警告,如果員工向媒體披露信息,將被解僱。

這則名為Delay, Deny and Deflect: How Facebook』s Leaders Fought Through Crisis的報道匯總了超過50名Facebook現任和前任高管、員工、政府官員、議員、國會工作人員以及政界說客的爆料,從通俄事件到用戶數據泄露,《紐約時報》一手撕掉了Facebook的偽善面具。

據硅星人匯總,這些「黑料」包括:

據美國一家權威財經媒體報道,在應對危機時,扎克伯格對內採取強硬措施。

今年五月,扎克伯格宣布公司進入「戰爭狀態」,他對管理層進行了大調整,他告知所有高管自己將會採取更加嚴厲的管理風格。今年以來,已經有十多名高管相繼離職,這其中包括:

公司「大管家」桑德伯格也感到了巨大的壓力。據美國媒體報道,扎克伯格認為桑德博格應該在刪除社交網路違規內容方面力度更大。桑德博格甚至對一些朋友稱,和扎克伯格的溝通讓自己感到很恐懼。

針對《紐約時報》的指責,Facebook在第二天(11月15日)於官網發表了公開聲明,稱《紐時》的報道有許多「不實之處」,並逐條加以駁斥,其中包括:Facebook已經切斷與華盛頓諮詢公司Definers Public Affairs的聯繫,但未提及原因。

同日,扎克伯格接受了全美各大媒體的電話採訪。和公告內容相似,他拒絕承認文章中的大部分指控,快速且模糊地回答了記者的問題,並將話題轉移到「Facebook如何解決問題」上,但卻沒有提供具體的措施。在這次電話採訪中,沒有出現桑德伯格的聲音。

在隔天(11月16日)的員工會議上,Facebook前全球傳訊和公共政策副總裁艾略特·施拉格表示:Facebook目前就處在一個艱難周期中,事情最終會平靜下來。一些Facebook員工表示:正是因為Facebook有巨大的影響力,《紐約時報》和其他一些新聞媒體才把該公司當作靶子,這是很不公平的。

從深陷醜聞開始,Facebook經歷了一年多的整頓,外界看到的是扎克伯格頻頻出面道歉、在國會面前作證,高層努力在公眾面前塑造一個「無辜者」的面孔,但實際上,Facebook走上了一條背離初衷的道路,沒有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