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教育

2020-01-31

區塊鏈+教育如何破局——尋找適用教育場景

在收集了不少區塊鏈+教育的案例以及一系列的思考後,筆者開始去深入分析當下區塊鏈+教育一直發展不起來的原因,以及我們應該如何尋找突破口推動區塊鏈+教育的新發展。

一、前言

從事區塊鏈產品工作已經有一段時間,期間在多個業務方向進行過探索和嘗試。隨著公司業務側重點轉向教育,我也陸續參加了一些產品的規劃設計,在這期間我搜集了國內外大量區塊鏈+教育的案例,並閱讀了一些教育書籍,有了一些階段性的思考和結論,本文將嘗試闡述這些內容,歡迎探討。

二、區塊鏈+教育的困局

我認為,目前區塊鏈+教育最大的困局在於,當代教育中最有價值的數據,已經具備了國家級別的信任背書,公眾可以毫無成本的信任這些數據,而恰恰是對於這類數據,區塊鏈在其中無法發揮出作用。

具體的,目前,「區塊鏈+」的產品極少有能夠真實落地併產生切實價值的,區塊鏈+教育更是難上加難:

其一,是因為教育一直處於國家高度重視的戰略位置,這直接導致了教育改革的謹慎。

其二,教育的試錯周期很長,在小範圍推行改革試驗后,通常需要以年為單位才能得到試驗結果,導致改革進程緩慢。

其三,也是本章想闡述的,區塊鏈與教育(也包括其他很多行業)的結合我們可以說出很多好處,但大多是懸在半空、虛無縹緲的東西,既不能提升學生的成績,也不能幫助教育機構招生,開發產品的公司更是難以獲得收入。

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了區塊鏈+教育「沒用」呢?

這就要從我國、乃至世界很多國家的人才評價和選拔制度說起。其中,這裡的人才選拔制度不僅僅是指高等教育招生,也包括社會上對於應屆畢業生的招聘。

我們常說,評價什麼,決定了教導什麼、記錄什麼,現在高校和社會是用什麼來評價和選拔學生的呢?

雖然國家一直在強調綜合素質和個性化發展,高考也在不斷進行改革,但顯然,目前高校依然是通過高考來選拔學生(雖然可預見的,高校自主招生的規模會逐步擴大,但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成為主要招生方式),而社會則在很大程度上通過學生的學歷和畢業院校來選拔應屆畢業生。

可見,目前主流的評價和選拔學生的方式,是高考,也就是分數。所以,目前的教育(特別是高中階段)主要還是應試教育,最終有價值的記錄,就是高考的分數。

而區塊鏈能做什麼呢?

在國內這一特定環境下,結合區塊鏈近年來的落地嘗試,區塊鏈最有價值的是如下幾點:

  • 開放性:公鏈可以允許任意人員或機構作為節點加入到區塊鏈中,也允許任何人在區塊鏈上記錄數據,聯盟鏈則可以批准符合準入機制的機構或人員成為節點。
  • 不可篡改:理論上,記錄在區塊鏈上的數據是無法進行修改的。在信任用戶(主要是機構)不會將假數據記錄在區塊鏈上的前提下,可以無條件信任鏈上數據的真實性。
  • 去中心化驗證:任何人都可以通過區塊鏈上的任意節點,驗證所持有的數據是否在區塊鏈上進行了記錄。

可以看出,區塊鏈最有價值的地方就在於數據的記錄,和驗證數據是否在鏈上進行了記錄,從而構建去中心化的、低成本的信任機制

結合到目前高校和社會選拔人才的方式,那麼最應該在鏈上記錄的,就是學生的高考成績。

但是高考成績顯然是沒有必要在區塊鏈上記錄的,因為國家為高考成績提供了最高級別的信任背書

至於課堂表現、校內考試成績、會考成績等,本身不需要確保其真實、未被篡改,且即使在區塊鏈記錄,對學生髮展的幫助也是微乎其微。

這就是目前區塊鏈+教育遲遲無法推廣的核心原因:評價和選拔方式決定了數據的價值性,而有價值的數據已經具備了極強的信任背書。更令人絕望的,是這一原因不會是暫時的,而是將長期存在。

三、路在何方

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了區塊鏈+教育的主要障礙在於傳統的、普遍的評價和選拔方式。由此我們可以進一步推導出,區塊鏈+教育真正可以發揮作用的,是那些注重過程而非結果、注重能力而非分數、注重學習經歷而非考試成績的場景。所幸,這些場景是真實存在的,且從教育改革的趨勢看,這些場景未來有望取代傳統教育、評價和選拔方式。

下面,列舉幾種我認為適合使用區塊鏈的教育場景:

1. 未來教育

傳統教育誕生於第一次工業革命,目的在於高效、批量的為工廠培養流水線工人,並逐步在技術、經濟、資源等因素的限制下發展為我們現在看到的以學校、班級、師生為主要元素,以老師教授為知識傳授方式,以紙筆測驗為考量方式的當代教育。

當代主流教育在目前這種知識爆炸、技術快速演進的時代已經嚴重落伍,更不能適應未來易變的、不確定的、複雜的和模糊的環境。當代教育問題國內外教育專家已經有過多年的論證,本文不再贅述。經過一系列的研究,我認為目前國內外在未來人才應具備的素質和未來教育的形態上具備了一些共識,粗略總結如下:

a.未來人才應具備的素質:

  • 具備與人工智慧共同工作的意識和能力,具備獲取信息、分析信息、辨別信息的能力;
  • 具備溝通協作能力和多元文化視角,能夠理解和欣賞來自不同文化和成長背景的人的觀點、視角和價值觀,了解如何求同存異、合作共贏;
  • 實現真正的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
  • 具備學習的主觀能動性,能在學習中獲得樂趣,具備終身學習、自主學習的意識和能力;
  • 具備深度技能和廣闊的視野,能把深度技能應用到不斷發展變化的情景中,能夠不斷適應、學習和發展;
  • 具備利用所學和工具分析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

b.未來教育的形態:

  • 未來教育強調人機結合解決問題,不再強制所有學生進行背誦、計算等機械性勞動;
  • 未來教育將結合AI、大數據、AR、VR等技術,為學生提供遠超當下的學習體驗和互動性;
  • 未來教育不再有學校和班級的物理概念,不再有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而是以多樣的學習中心的形式存在(例如博物館、圖書館、實訓基地等等),任何人可以在任意時間前往任意學習中心進行學習,並獲得學分和證書;
  • 未來教育是多學科聚合的,是強調學生的創造力和全面發展的;
  • 未來教育是以職業、能力為導向的;
  • 未來教育著重挖掘學生興趣,引導學生基於興趣主動參與;
  • 未來教育以學生自主學習為主,教師只起到輔助作用;
  • 未來教育是混齡進行的,不再按照年紀劃分教學單元。

可見,未來教育機構將以更加分散、多中心的學習中心形式存在,學習中心很可能不再為學生的學習過程和學習結果負責和背書。同時,未來教育更多的是對學生各項能力的培養,更關注學習的過程和學生在其中的成長。

在這一背景下,區塊鏈將產生難以被替代的巨大價值:

首先,學習過程和學習成果不再有主體背書,作為替代,學習過程和所取得的成果將儘可能完整的記錄在區塊鏈上,學生可以有選擇的分享自己的數據,供他人查看和驗證,從而建立更廣泛、更簡單的信任。

其次,未來社會所要求學生具備的能力,大多數都是難以被紙筆測驗等形式測量的,因此勢必會出現更多樣的測評方式對學生進行評價,這些測評方式勢必需要更完善、更可信的學生數據,通過將區塊鏈和5G、物聯網等技術結合,可以記錄高粒度的學生行為,並自動記錄在區塊鏈上,從而為未來測評方式提供更可信的基礎數據。

最後,當區塊鏈上記錄了一個人長期的學習、工作履歷后,在不同場景結合不同的演算法,可以實現對人才的個性化推薦和定價,這種推薦和定價的方式使用了區塊鏈上記錄的真實可信的人才履歷,因此可以獲得相對可信的人才價值,從而大大降低了求職招聘成本。

2. 自主招生

區塊鏈與未來教育的結合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間,但需要長遠的布局和極大的耐心,同時也需要國家層面的支持。如果我們將目光拉進,區塊鏈與高校自主招生的結合,是眼下更易落地的場景之一。

高校的自主招生通常會更注重對學生能力的考核,企業可以與高校建立互信和合作,獲取其對學生的要求和自主招生中主要的考核點,並將這些要求與考核點進行具象化,形成可執行的記錄點。再與各省市主要高中對接,通過信息化系統或數據介面的形式與高中對接,針對性的收集與記錄點相關的數據並在區塊鏈上記錄。學生在參加高校自主招生時,可以向高校分享其在區塊鏈上記錄的數據,從而提高自身的競爭力,對於高校,也可以降低其篩選學生的成本。

3. 出國留學

除國內的自主招生外,出國留學也是當下區塊鏈的落地場景之一。

國外高等院校往往更注重學生在成績之外的興趣愛好、社團活動、社會活動等綜合素質與表現。

企業可以與國外高校建立合作關係,獲取其錄取留學生的具體要求,同時與國內相關的社團、培訓機構、競賽與活動組織方進行合作,針對性的收集相關數據並記錄在區塊鏈上。

學生在申請國外高校時,可以分享其在區塊鏈上記錄的數據,從而為自身經歷提供可信的證明,國外高校可以低成本的信任這些數據,並更快速的識別符合其要求的學生。

四、長路漫漫

習主席在今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體學習中的講話再一次引發了社會對於區塊鏈技術的關注,區塊鏈行業也因此獲得了更加寬容的成長環境和更好的發展契機。

在此基礎上,本文嘗試闡述了當下區塊鏈+教育的核心問題,並列舉了一些可能的落地場景,但無論是哪種場景,都需要若干年的布局,需要社會、企業對於區塊鏈技術的不斷了解和認可,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需要資本的持續輸血,區塊鏈的落地和盈利之路依然充滿荊棘,正所謂,路漫漫其修遠兮,吾輩當上下而求索。

 

2020-01-31

區塊鏈+教育存證,能否改善求職招聘的成本/效率

近期恰逢手上的一個區塊鏈+教育履歷存證的項目已經完成了產品設計工作,所以來跟大家探討一下對區塊鏈+教育證書/履歷存證的一些理解。純屬個人觀點,歡迎指正。

一、現狀

區塊鏈的應用場景是這兩年區塊鏈從業者一直在思考和嘗試的;其中,基於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本文不對區塊鏈本身做過多介紹,有興趣的可以自行了解),市面上出現了各類存證、保全的平台,包括司法存證、版權存證、以及本文所要探討的教育證書/履歷存證。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存證是實現難度最低、需求最明確的區塊鏈應用場景之一。

針對區塊鏈+證書存證,最知名的當屬麻省理工學院和Learning Machine公司合作開發的項目Blockcerts,其目的是解決社會中存在的證書造假、學習履歷造假等問題;支持教育機構接入后,將為學生頒發的證書摘要記錄在比特幣、以太坊等公鏈上,並支持任何擁有證書文件的用戶通過其平台驗證證書文件與區塊鏈上記錄的證書摘要是否一致,從而實現證書驗真。

在國內,幾乎所有涉及區塊鏈+教育的企業,都或多或少借鑒了Blockcerts的模式,解決的也是類似的問題。

二、目標用戶及場景

教育證書/履歷存證和驗證主要作為教育/培訓與職場之間的中間環節,針對求職者和用人單位,解決證書、學習履歷造假的問題,降低用人單位的招聘成本,提高求職者的求職效率。

三、分析

通過上述內容,我們可以得到如下的推導過程:教育證書/履歷存證的目的是為了驗證教育證書/履歷真偽,驗證教育證書/履歷真偽的目的是為了解決教育證書/履歷造假問題,解決教育證書/履歷造假問題的目的是為了降低用人單位的招聘成本,提高求職者的求職效率。

由此,便進入到本文想著重探討的部分——是否解決了教育證書/履歷造假問題,就能降低用人單位的招聘成本,提高求職者的求職效率呢?

我認為顯然是不行的。

首先我們來回顧一下自己面試或招聘的過程,泳道圖如下所示:

我們都知道,求職者和用人單位實際是雙向選擇的,那麼在這一過程中雙向選擇的是什麼呢?

我認為是能力——工作能力、學習能力、溝通能力等等,基於上述泳道圖,我們來看一下各階段時如何體現基於能力的雙向選擇的。

第一次雙向選擇(簡歷階段)

求職者通過在簡歷中寫入自己的教育經歷、社會經歷、工作經歷、工作成果等,竭力反映、甚至是誇大自己的各項能力(由此出現了各類提供簡歷包裝、簡歷培訓等服務的企業),之後通過各類招聘網站尋找與自己的能力有一定匹配度的工作機會,並投遞簡歷。

用人單位,這裡主要是用人單位內的HR,每天會收到大量的簡歷,其通過學歷、工作年限等指標進行初步篩選(這一步的篩選其實是在面臨海量簡歷時,不得不採取的應對措施,HR進行篩選時,實際是默認了一個假設——高學歷或工作年限長的求職者人群中,高能力的人所佔比例要大於低學歷或工作年限短的求職者人群),基於初步篩選的簡歷,在與用人部門負責人溝通后,進行面試邀約。

可見:在第一次雙向選擇時,雙方都對對方所提供或所需要的能力進行了初步考量,但還遠遠不能達成工作合同,因此雙方達成了需要第二次雙向選擇的共識,即面試。

第二次雙向選擇(面試階段)

求職者在面試過程中,會針對面試官(這裡主要是用人部門的負責人等)提出的問題,詳細介紹自己過往的工作經歷、社會經歷,提現自己在其中做出的貢獻,以此來進一步展示自己的能力(由此出現了各類面經)。同時,求職者還需要了解用人單位的公司情況、入職后的工作內容、工作環境等信息。

面試官需要在數小時的溝通中,判斷求職者是否具備其所表述的能力,當遇到能力與崗位匹配的求職者時,還需要通過展示公司的各類優勢,儘力爭取求職者加入公司。

可見,在第二次雙向選擇時,雙方對彼此的了解更進一步,並建立了一定的信任,但用人單位和求職者依然無法確定對方所展示的是否是真實的,由此,便進入了第三次雙向選擇。

第三次雙向選擇(試用階段)

在此階段,用人單位一般會要求求職者提供學位證等證書,並根據求職者在前兩階段所展示的能力,安排相應工作,從而確定求職者是否真實具備相應能力。同時,求職者在進行工作的同時,也會觀察、了解企業的工作內容、工作環境、人際關係、福利待遇等是否與面試時了解到的相符合。

在這一階段,雙方才建立了事實上的了解與信任,並最終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

通過上述分析,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求職/招聘,實際上是對彼此能力的鑒別。所以,只有提供可以快速、準確鑒別能力(特別是求職者能力)的解決方案,才能降低用人單位的招聘成本,提高求職者的求職效率。

而證書的真偽,在這一鑒別過程中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高學歷並不等價於高能力,這是一個普遍的共識,也因此才會有第二次、第三次雙向選擇。

舉一個不太恰當的例子,如果一個員工一年能為企業賺取億計的利潤,就算他的證書是偽造的,又有幾家企業會在意呢?

四、教育證書/履歷驗證的應用場景

個人認為,由於學歷、培訓經歷與工作能力之間天然存在的不等價關係,教育證書/履歷存證和驗證在工作場景、求職招聘場景中的價值十分有限,但在學習、培訓場景內,具備一定的價值。

例如,在申請國外學校時,是否可以通過提供可驗證學習履歷,來提高國外學校對學生經歷的信任度,進而提高申請通過率?在面對越來越多的國內大學自主招生時,是否可以通過提供可驗證學習履歷,來輔助大學進行招生?在小升初、初升高時,是否可以通過提供前一階段的可驗證學習履歷,使老師了解學生真實的過往學業情況(即打破學校之間的數據孤島),從而提供針對性的教學?

我認為上述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但在實際應用中,都面臨不小的困難,還需要眾多區塊鏈企業繼續探索和試錯。

(我是一個在區塊鏈行業探索的產品經理,相信區塊鏈是數字社會的基礎設施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