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要票選天朝第一「神獸」,必是黃牛莫屬。黃牛常出沒於火車站、汽車站、電影院以及各類產票的地方,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稀缺產品的品類增多,黃牛涉足的領域也隨之而擴大,比如小米、魅族和蘋果。

黃牛的兩個傳說

第一個傳說:據說在舊社會的時候,拉車的車夫一般都穿黃馬褂,這是一種完全靠腳跑吃苦力的活,像牛一樣辛苦,於是大家把他們稱之為「黃牛車」。後來交通發達了,火車、汽車越來越多,但是票卻供不應求。這些黃牛車經常在汽車站、火車站附近拉客,時間久了跟賣票的混熟了,大家就開始托他們幫忙買票,賺取一些小費。隨著需求越來越多,專門倒票的「黃牛黨」便出現了。

第二個傳說:黃牛皮硬毛多,一年換兩次毛,黃牛黨有掙毛利的意思。而在農村黃牛一般是用來食肉的,不用幹活,有偷閑的意思,這是對黃牛黨的一個貶義。解放前投機商囤聚居奇,牟取暴利,但是往往都被大資本家和大買辦勾結盤剝到血本無歸,他們自稱自己是「案板上的黃牛」,這也是黃牛黨的一個來源。

這兩個傳說來自於百度百科,簡單的揭示了黃牛的幾個特徵,那就是利用社會需求,囤聚社會稀缺資源,然後牟取暴利。但是也有一個前提條件,那就是掌握了大量的社會需求,否則囤了貨賣不出去也是完蛋。

黃牛一直是隱藏在地下的,他們多數是由社會閑散人員組成,有很多名字,上海人稱他們為「黃牛黨」、「打樁模子」和「票蟲兒」。黃牛黨起源於上海,興盛在全國,北京人稱他們為「拼縫兒的」。這是一個見不得光的行業,但是卻有公司堂而皇之的讓自己的渠道做起了「黃牛」的事來。

看到這裡大家都明白艾瑞克要說什麼了,其實大家都懂的,硬體黃牛是被飢餓營銷給折騰出來的,有些是官方養的黃牛,有些是野生的黃牛。

小米的F

小米的黃牛體系主要是圍繞著「F碼」誕生的,小米的官方論壇會不定期的放出「F碼」給用戶來搶,這本身是製造飢餓感的一個活動。掌握「F碼」的主要是論壇的版主們、顧問團、資源組成員以及同城會會長這些人。

圍繞著「F碼」又分為散戶、小黃牛和大黃牛,他們組建了大量的QQ群。散戶們搶到了「F碼」後會在群里以一百到兩百的價格出售「F碼」,大量的「F碼」被集中到小黃牛或大黃牛手中,來回倒賣中「F碼」被層層加價,最終由消費者買單。手握大量「F碼」的小黃牛或者大黃牛們用「F碼」獲得小米手機的優先購買權,拿到實體機會加價出售。

當然坊間還有另一種傳聞,那就是小米有默認這種行為,甚至自己在養黃牛,小米自己養的黃牛是直接可以拿到貨的。當然這僅僅是傳聞,未經證實,估計也無法證實。而持這種說法的人卻又不在少數,他們也給出了幾個證據。

第一個證據是「F碼」的數量有限,活動放出的那幾個「F碼」實在不足以支撐一個黃牛市場,整個市場中黃牛掌握的小米手機實際數量是驚人的。這個證據看起來無懈可擊,這事一度引起了「黃牛門」的討論,社會反響熱烈。

黃牛門爆發的最初三十個小時內,小米是沉默的,隨後曬出了一堆內部敏感數據以求證明自己的清白。這個數據真假我們不知道。信海光在「亦觀察」里是這麼寫的:「你如何證明你沒殺過人?」顯然這事沒法證明,反而有欲蓋彌彰的嫌疑,當然我們更願意相信是真的。

有個朋友注意到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紅米NOTE是4月左右出來的,官方的價格是799元,淘寶的價格是1380元左右,淘寶上這些肯定是從黃牛黨拿的貨了。可是後來淘寶上的紅米NOTE價格一下子降到了一千多,斷崖式的減價,一點緩衝也沒有。後來一查是榮耀3X出暢玩版了,淘寶賣家集體降價的原因是什麼有點耐人尋味。這次降價看起來像是一次防禦性降價,針對榮耀來的,淘寶賣家操起了小米運營的心,這事有點奇怪。

個中原由是什麼艾瑞克這裡保持中立意見,事情的真相還是眾說紛紜,沒有事實證據不好亂說,這篇文章只陳述各方觀點。以上內容有參考信海肖在「亦觀察」的專欄,和網友的一些意見。

魅族公開支持渠道商加價做「黃牛」

魅族的「黃牛」比較有意思,除了民間的野生「黃牛」之外,還有線下的渠道商。魅族發布公告稱,由於魅族的手機實在太便宜了,利潤太薄,允許線下實體渠道加價銷售,這是變相的支持了渠道商在做黃牛了。

魅族這麼做也有身不由已的「苦衷」,黃章歸來后的魅族實力不足,雖然公開資料顯示魅族線下自營店開了將近一千多家,加上蘇寧、運營商和愛施德等連鎖專櫃,線下看似龐大的終端渠道,體系建設並不完整。

而且線下渠道的拿貨價與官網定價基本沒差別,所以就出現了魅族發布公靠稱,魅族手機利潤太低,允許渠道商加價的事情來,目的在於搶奪市場同時養活線下渠道。除了允許渠道商自己加價外,各渠道商還做起了捆綁銷售。不得不說魅族的飢餓營銷有點玩砸了的感覺。

走下神壇的蘋果也和「黃牛」站到了一起

喬幫主走了之後,蘋果被扯下了神壇,唱衰蘋果的聲音此起彼伏,與之相反的是蘋果股價連創新高。其實庫克挨罵是沒理由的,因為蘋果這個瓶頸即使喬幫主在世,也未必能破。蘋果公司各條生產線自我打架的事情,在喬幫主在世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而手機創新這事該玩的喬幫主已經玩遍了,再一次的創新,必須等到新技術的革命了,目前還沒見革命性技術的出現,或者還不完善。

Apple Watch承載了蘋果很大的希望,看似笨拙的Apple Watch,其實是可以有大未來的。手環或者智能手錶是虛擬現實眼鏡最好的外設,這是毋庸置疑的。Apple Watch是對未來的一次嘗試和佔位,能走到多遠,還需要再看看。正如火車剛出來跑得比馬還慢,也是被人給罵慘了一樣,當下的技術限制並不能否定它的未來。

Apple Watch在蘋果的全球門店裡是沒有現貨的,線下門店只是提供一個導購的作用,最後所有客戶都將被引導到線上下單,然而中國市場卻是個例外。蘋果官方允許中國區的蘋果門店預留一部分現貨,通過加價的方式銷售給客戶。

用戶在蘋果官網上購買Apple Watch,少則一周,多則一月,這種飢餓營銷的方式和小米如出一轍,引起了網友的極大不滿。中國蘋果官網售價統一2588元(38mm版)和2988元(42mm版)的運動版需要加價500-700元。更貴的不綉鋼版則需加價1000-1500元,提貨時間則只需要5分鐘。這怎麼看都像是黃牛的行徑。

一直以來都高大上的蘋果,這次像小米一樣玩飢餓營銷、像魅族一樣允許渠道加價,把自己的渠道弄得像一個「黃牛」,這麼自砸招牌的行為背後,又是為了什麼?

在蘋果的最新季度財報中:

蘋果公司第二財季美洲部門營收為213.16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79.82億美元增長19%;

歐洲部門營收為122.04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109.41億美元增長12%;

大中華區營收為168.23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98.35億美元增長71%;

日本部門營收為34.57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40.47億美元下滑15%;

亞太其他地區營收為42.10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8.41億美元增長48%。

中國已經成為蘋果第二大市場,並且增速第一,達到71%遠高於第二名亞太區的48%。然而今年 3 月的春季發布會上,庫克稱全球零售店數量達 453 家,其在中國僅有 21 家,與 29% 的營收完全不成比例。儘管庫克曾在去年年底宣稱未來兩年中國零售店的數量將達到 40 家,相對於英美法澳等成熟市場,蘋果直營零售店在中國的密度遠遠不夠。

一方面是業績增長越來越依賴中國市場,一方面是門店數量的嚴重不足,這才導致蘋果官方做出了自砸招牌養渠道做黃牛的事情來。

小米深陷「黃牛門」,魅族蘋果渠道「黃牛」化,在硬體事場的爭奪中,未來會不會有更多的廠商加入到這個陣營里來?這種一邊搞飢餓營銷,一邊卻自養「黃牛」的做法,很明顯是深深傷害了用戶的,一旦把招牌玩砸了,廠商又將如何收場?

我們且行且看。

#專欄作家#

艾瑞克,微信公眾號:艾瑞克自留地(ID:zwlp520),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互聯網觀察員。自06年起持續關注互聯網行業發展,對互聯網各種商業模式和案例有些粗淺認知,長期混跡於各大新媒體,發表一些淺知拙見。

本文系作者授權首發,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