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紅利逐漸消失 ,流量達到了轉化瓶頸,互聯網的寒冬來臨了,然而你,我們有可能在困境裡面找到出路嗎?

企業最應該關注的是增長,其次才是產品和技術。尤其是在人口紅利急劇下降的今天,我們更需要深刻地認識到這一點。

而這只是說對了其中一部分,因為急劇下降的不僅僅只有人口紅利。

但請不要驚慌,在所有紅利急劇下降的背後,我還是找到了能讓人提前布局的機會趨勢,透過對經濟周期的合理判斷,我們不至於在互聯網的寒冬里無疾而終。

下面是我的研究和思考,為大家傾情送上:

一、市場上所有的紅利都在消退,這代表什麼?

在市場這個角度,我們需要引入三個註釋:人口、流量和資本。

  • 人口基數是基礎,這決定了市場的天花板在哪裡,人口的增速體現了市場的發展空間;
  • 流量是人口基數的有效轉化,這決定了技術和應用的覆蓋程度,而流量的增速體現了技術的成長空間;
  • 資本是人口和流量的催化劑,突破時間的限制,在有效時間內人為加劇了所有的轉化效果。

熟知了上面關於人口、流量和資本的解釋過後,我們再來看看下面的一組統計數據:

1998年:

  • 12.48億的中國人口基數,每年以0.9%的增速增長;
  • 200萬的網民,每年以59%的增速增長;

2008年:

  • 13.28億的中國人口基數,每年以0.51%的增速增長;
  • 2.5億的網民,每年以35%的增速增長;

2015年:

  • 13.47億的中國人口基數,每年以0.48%的增速增長;
  • 7億的網民,每年以5%的增速增長;

由此可以看出,中國人口總體基數接近14億,互聯網的流量有效轉化已接近7億,幾乎每兩個中國人就有一個是「觸網用戶」。

人口增速在平穩中下降,但互聯網的流量增速卻逐年大幅度下沉,這個時候資本的催化已經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因為已達到了市場的存量瓶頸,投資人也越來越謹慎。

這就是為什麼現在的初創企業,已經很難在一級或者二級市場裡面拿到投資的原因。

在這之前,人口、流量和資本三大紅利助推,用戶飛速增長,企業可能並不需要做什麼,就能輕輕鬆鬆達到每年20%-30%的用戶增長。

這個時候,我們當然最應關注產品和技術,畢竟這是直接產生營收的環節。

但就在今天,三大紅利逐漸退去,用戶增長變慢,如果企業未能在增長方面有所突破,將會長期陷入無窮無盡的存量市場競爭當中。

各種拉資源、價格戰、拼後台,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市場上所有紅利都在消退,這代表著目前企業首要關注的是增長,其次才是產品和技術。

二、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小眾品牌在崛起?

在互聯網數字化普及之前,大部分的企業不得不依靠傳統的營銷團隊,通過購買各種廣告和大量的媒體資源來推廣自家的產品。

很多企業通常需要一個專門的銷售團隊,通過對信息絕對控制這種溝通方式,來讓用戶確信他們所提供的產品都優於競爭對手。

由於投放渠道單一,一些高成本製作的廣告投放,確實能起到絕對控制的效果,能驅動一波龐大的市場流量,帶來相對客觀的交易轉化。

但這種相對單向的營銷思維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根本不知道用戶是誰,用戶在哪裡?企業從不在意用戶的使用體驗和需求,因此也無法留下這些用戶。

這個時候用戶只能被動接受,而企業是站在用戶的對立面,關注的不是需求,而是轉化漏斗。

就在互聯網數字化普及程度較高的今天,信息已經相對對稱了,用戶可以從各個不同的渠道了解到產品的信息。

很多用戶在夠買產品之前,就已經全面地了解過市面上的大部分產品了,通過線上的測評,售後評價等,他們就能從中選出最符合自己使用習慣的產品。

這個時候用戶更多是主動選擇產品,企業更需要站在用戶的這一邊,圍繞著用戶的核心需求研發產品,否則用戶分分鐘就能從市場上找到合適的替代者,從此永遠流失。

這就是為什麼一些小眾的品牌,在仔細研究用戶需求后,卻能以一個較低的市場營銷成本佔領市場。

三、經濟下行讓我找到了哪些新的商業機會?

人口增長放緩、流量達到了轉化瓶頸、投資者越來越謹慎、消費者的選擇越來越多,再加上企業的人力成本越來越高,無疑這在經濟蕭條周期的寒冬里,更是雪上加霜。

這些似乎毫無關係的東西,看起來都糟糕透了,我們有可能在現狀裡面找到出路嗎?

答案是肯定的。

但很奇妙,那些越是重要的東西,看起來越是毫不相關。

這和我們大腦構造有很大的關係,因為如果我們的大腦對一件事沒有概念,那麼大腦就傾向於不去想那件事,自然而然就演變成了毫無關係的東西。

說個題外話,很多人在彙報工作,寫自己工作評價的時候總喜歡用「融會貫通」這個詞,實際上,博學多才的人,才能做到融會貫通。

不然你哪來的多方面知識融合,哪裡來的互相貫通。

所以我一直建議產品經理多去了解互聯網產品設計以外的世界,多接觸未知知識,多思考多總結。

回到蕭條的冬季話題里,看看我都發現了些什麼:

1. 勞動密集型的產業更需要互聯網化

在2018向2028邁進的這十年,是80、90后逐步成為社會主力軍的時期,這是被實施計劃生育的一代,也是被開放計劃生育的一代。

在這之前,60、70后當中,平均每四個老人對應著八個子女和四個嫡孫,所以每個60、70后的人都分別對應著半個老人和半個小孩。

現在的80、90后當中,平均每四個老人對應著兩個子女和兩個嫡孫,所以每個80、90后的人分別對應著兩個老人和一個小孩。

明顯,社會的主力軍人數變少了,也就是幹活的人少了。

勞動力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越高,說明這個國家的勞動力資源供給越充足,人口紅利越高,而勞動力過剩向短缺的轉變,在經濟學上我們稱之為劉易斯拐點。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統計,我們在2015年的時候就已經到了劉易斯拐點。

目前中國,老人的人口佔比上升了300%,小孩的人口佔比上升了100%,中國的勞動力人口佔比正在急速下降,所以人口紅利下降,勞動力成本卻在快速上升。

這個時候,因為勞動力成本的上漲,勞動密集型的產業更需要做出合理的轉型,去吸納更多低成本的勞動力。

由於我國農業人口佔總人口的比重相當之大,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國的勞動力供給來源主要還會是農業人口。

不可避免的是更多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將分散分佈,往內陸地區遷移,與之同時帶來的管理、技術、銷售等方面的同步推進,更是依賴互聯網技術帶來的效率提升。

所謂下半場的產業互聯網化,更多的會發生在勞動密集型企業上。

2. 職業化的教育將更顯高頻

目前國內的勞動力人口佔比急速下降,為保證經濟的發展增速,更少的人需要做更多的事情,除了用先進的科學技術來頂替原本的勞動人口。

勞動者更是要提升自身的職業化技能,用質量代替數量。隨著勞動密集型的產業往內陸地區分散發展,勞動力的職業技能培訓更是需要集體升級:

  • 原本種菜的大伯可能需要去操縱更大型的播種機器;
  • 原本設計播種機器的小哥可能需要去支援設計播種系統;

這個時候職業化的技能培訓,在每個行業的每個環節,都高頻地同時上演著。

正如周其仁先生曾說:文明的一次次傳承和復興就是一步步找回對人的尊重。人不應該干那些重複性的工作,應該多做些創造性的工作。

對於職業化教育更詳細的描述,可以查看我之前的這篇文章:《為什麼我認為未來的職業化教育,會是個巨大的風口》

3. 招聘市場的再次崛起

在勞動力無限供給的情況下,企業可以長期擁有自己所需的勞動力資源,此時的招聘產品更多是解決信息的不對稱問題,催化原本就存在的人和職位之間的配對。

而這些單純的配對還僅僅存在於某幾類新興行業。對傳統產業的勞動力職業匹配更是還停留在「原始社會」的地步。

在未來,更多人的職業邊界將會被打破,更多人的工作內容更是不能被精準描述,更多人的工作職能更是在變化中成長。

這個時候招聘產品更多是充當著市場引導的作用,綜合用戶個人的優劣勢和擅長技能,引導用戶與合適的企業形成新的勞資關係。

而非現在的定向式搜索。

4. 老人與小孩的短暫「社會紅利」

勞動力成本的上升,會帶來了勞動者的工資上漲;勞動力供給的約束也會改善國民的收入分配形式,然後致使勞動報酬佔比上升,帶動消費;

國民的消費上升必然引起儲蓄的下降,同時還會引起投資增速的放緩,經濟增長的動力就會逐步由投資轉向消費。

在國民消費領域,老人和小孩相關的消費佔比也將會水漲船高,為啥?就是劉易斯拐點過後老人和小孩各超100%增速所帶來的短暫「社會紅利」。

互聯網的寒冬真的是糟糕透頂了嗎?

經濟下行周期真的是讓人絕望了嗎?

我看未必。

#專欄作家#

雅格布,微信公眾號:雅格布(ID:jacoblab),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策略型產品經理,擅長需求挖掘以及產品增長,重點關注金融、遊戲和社區領域,並對此類產品從0到1有啟發性的實戰思考。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於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5人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