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程序的開局似乎並不太順。這可是微信乃至騰訊的戰略級產品,承載了對整個商業生態的野心。同時小程序也被也寄希望用來對抗騰訊可能遭遇的系統性風險——下一代社交平台。小程序的二維碼,不僅可以連接線下,同時也能是未來社交平台例如AR眼鏡等的基本識別入口。

這是首次小程序在朋友圈刷屏,距離其上線已經130天。

朋友印象上一次刷屏是16年2月4日,距離今天已有470天。

這原本可能是一個相互拯救的故事。

昨天晚上,照例刷朋友圈,發現被某張圖刷屏了。刷屏其實並不鮮見,咪蒙的故事,去年羅一笑事件,星座吐槽,大字朋友圈都刷過屏。但這次的亮點是刷屏的居然是「小程序」。

微信之父張小龍在去年12月分大會上明確表示「小程序不能推送在朋友圈」

但此次的刷屏恰好發生在朋友圈。

姍姍來遲的爆款

從1月9號小程序誕生到今天,足足130天,為什麼沒有一個類型的小程序刷過屏?

原因很簡單:不是大家想不出好的創意,而是微信限制太多。

沒有訂閱關係,沒有推送消息功能,無法分享到朋友圈。

這註定是一個「三無產品」,而第三點似乎註定了沒辦法在朋友圈刷屏。當然除了這三點還有更多條條框框的限制。

從一開始的一擁而上,大家鼓吹新紅利誕生。但現實是目前用戶和開發者都並沒有真正買賬。

來自於企鵝智庫的《2017微信用戶&生態研究報告》顯示,僅有20.4%的用戶使用過小程序。

而據另外一份報告顯示,70%的開發者對小程序的態度從入門到放棄。

小程序的開局似乎並不太順。

這可是微信乃至騰訊的戰略級產品,承載了對整個商業生態的野心。同時小程序也被也寄希望用來對抗騰訊可能遭遇的系統性風險——下一代社交平台。小程序的二維碼,不僅可以連接線下,同時也能是未來社交平台例如AR眼鏡等的基本識別入口。

這下微信似乎也有點著急了,前期口子可能收太緊,讓大家喘不過氣來了。

於是春節后開啟了一個月連更9次的瘋狂記錄,很多次還是在深夜。。。

其中最重要的兩次更新,也是這次活動能核心引爆的關鍵因素:一個是小程序碼出現,一個是支持長按識別二維碼。

作為承載著對未來商業生態野心的小程序,也許此次刷屏朋友圈並不是其目的。

但是毫無疑問,讓小程序再次進入公眾視野。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尷尬的舊酒換新瓶

這次「拯救”小程序的朋友印象。並不是齊天大聖,沒有乘著七彩祥雲,而是使用了老套路,上演了一出舊酒換新瓶。

其實朋友印象並非無名之輩,早在去年春節,就給大家刷過一次屏。

「和XX的匿名聊天」、「XX的人氣指數」、「我哪張照片最美」這幾個H5接連刷屏。

據其聯合創始人「魏志成透露,去年整個春節的10天,PV超過1億,UV超過2000萬,給APP帶來約100萬的下載。

這次匿名聊天的小程序,從產品上很大程度上和去年是一個邏輯。區別是這次多了一個匿名群聊,支持20人。

但這次的傳播似乎有一點一波三折,倒不是微信的阻攔,9點多期間有多次顯示未發送,可能流量太大導致宕機。根據小程序的監測情況,本次截止到昨天9點,傳播量級在130萬左右。只是小範圍的刷屏。

無論怎樣,也算是強行刷了一次臉了。對於一款社交類APP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自從去年刷過一次臉后,這個被其聯合創始人栗浩陽稱為「靈魂社交」產品一落千千丈。百度指數一直徘徊在幾百。

似乎其聯合創始人也對其失去了信心,目前栗浩陽專註在一家做人工智慧教育的公司做CEO,似乎後者的想象力更大一些。

誠然,匿名社交在國內外都不好做。在國外風及一時的Secret,2014年悄然下線。國內的模仿者「無秘」現在也默默無聞。

微信就像一個巨大的社交黑洞,不但吞噬著熟人社交,連半熟人,匿名社交也比較難以突圍。特別是匿名社交,負能量爆棚,或者是被色情信息,微商等佔領。

現在國內的匿名社交產品,想要突圍,難上加難。但此次朋友印象藉助小程序小火一把,似乎說明了微信並不排斥社交類產品在其平台傳播。

畢竟「宰相肚裡能撐船」。

寫到這裡這本來應該是一個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

但距最新消息,今天早上,微信因為誘導分享原因封殺了這個活動。

看來微信朋友圈還是不允許小程序這個牛逼的存在……

 

作者:火火,現學霸君新媒體負責人,原美麗說新媒體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