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Us: +07 554 332 322

contact@example.com

Mon - Fri 09:00 - 19:00

Sat and Sun - CLOSED

Blog

我不是針對誰,我是說在座的「社交新貴」全都是…… | 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我不是針對誰,我是說在座的「社交新貴」全都是…… | 人人都是產品經理

今年新冒出來的社交產品的速度堪比韭菜,唱衰微信的聲音也是層出不窮。現在,筆者只好本著客觀的角度,來噴一下這些「社交新貴」。

今年不知道中了什麼邪,先是朋友圈裡對騰訊的唱衰看空連綿不絕,(但我得講句,亂總說騰訊沒有夢想絕對是在敲警鐘,後面的跟風的那些真的看不懂。)搞的騰訊好像快要倒閉了一樣,接著是新的社交產品冒出來的速度堪比韭菜,一茬茬的讓人眼花繚亂,搞的微信好像大廈將傾了一樣。

而一直標榜是「楊浦張小龍」的在下,也因此被一大圈的VCer和產品經理就社交的問題,問東問西不堪其擾。

前些天又被好幾撥人趕在屁股後面催稿叫我趕緊出來對目前的「社交新貴」指點江山一下,要不是被逼的沒轍了,最近潛心研究AI大數據方向的本人只好眾望所歸,出來噴一下了。

01

首先我們要明確一個事實,在中國過去的25年的互聯網史上,社交這個賽道里,只成功過一家公司,就是騰訊。還有一家是打著社交的概念,最後眼瞅著社交網路徹底夢碎而轉型成了搞秀場直播模式,忽悠華爾街的那幫外行人找不著北的陌陌。

其他所有的社交概念的公司,全滅。

並且在中國,社交軟體的霸主地位交替,也只發生過一次。那次權力交接的路徑還是完全無法複製的,是在騰訊內部,馬化騰戰略意志主導的前提下,接合外部移動環境崛起配合的結果。所以在中國做社交不僅是成功率低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中國的創業企業與VC風投,都沒有一條清晰的路線圖,可以描繪出必達社交軟體霸主地位更替的方法與路徑。

其次,我們需要來了解一下目前這波「社交新貴」都有些什麼玩家。

目前市場上比較受關注的社交新貴按照產品的發展路徑,粗略上我把他們分成兩大派別:舊連接派與新場景派。

別太糾結這兩個派別的名字,我其實完全是隨便取的。他們的區別其實是更偏向於做通訊或者利用原有的社交網路路徑,還是更偏向於基於新的場景路徑來構建社交或社交媒體。

  • 舊連接派目前的代表有:子彈簡訊、echo、POP、Spot、AliceMap。
  • 新場景派目前的代表有:Soul、一罐、微光、flow、Soda、即刻、Summer、Timing、唔哩星球、Uki。

如果按照具體的策略還可以再細分:

  • 通訊工具組:子彈簡訊
  • Snap組:echo、POP
  • LBS組:Spot、AliceMap
  • 樹洞組:Soul、一罐
  • 看片組:微光
  • 社交媒體組:flow、Soda、即刻
  • 青少年組:Summer、Timing
  • 假面晚會組:唔哩星球、Uki

那接下來我就一個個開展講講。

02

先說說「舊連接派」。

首先搞通訊工具的子彈簡訊。

這個產品其實挺無聊的,產品本身最大的看點居然是他的投資人羅永浩。這就讓我想起去年年底一度風光無限的「沖頂大會」,沖頂大會那會兒抄了美國的HQ,賣點也是自己的投資人王思聰。王思聰微博一轉火的不要不要的,然後,今年現在涼的嗖嗖的。

從榜單第一掉到了目前教育分榜800+,沖頂正在衝擊底部。子彈簡訊的趨勢乍看起來可能也差不多。

這新增趨勢是不是還和沖頂挺像的?

當然子彈簡訊真正的看點不會是老羅,他一個英語老師又不會做產品,除了搖搖flag以外,平時和我這種臭碼字的一樣,對產品也做不了太多幫助。對子彈簡訊的投資人們來說,應該非常看重的是之前披露過的另一個對項目非常重要的早期投資人——王力,陌陌現任的COO。

王力這個人據說是早期陌陌的「增長官」,當然,他混江湖的時候,還沒有後來被范冰炒的滿世界瞎吹的「增長官」這個概念,但王力最大的貢獻就是增長。

這人據說是個營銷高手和段子手,還是個散文家。在微博、天涯這類社交媒體和社區上有豐富的傳播經驗與套路,據說就是在他的步步為營之下,陌陌被定位成了「約炮神器」,並且迅速地得到了100萬日活。

但縱觀產品層面,子彈簡訊真的乏善可陳。

子彈簡訊表面看做了超多的功能體驗的升級,但這些功能都和老羅做鎚子手機時的「羅氏瘙癢」差不多,基本沒什麼卵用。

產品圈都知道一個很著名的「俞軍公式」:

產品價值=(新體驗-舊體驗)-換用成本。

說起來非常簡單了,新體驗比舊體驗提升的程度大到能夠抵消用戶的換用成本。但是你真去做產品,十個人有九個半都做不到這點。子彈簡訊就是個典型。因為通訊產品的新體驗的提升空間不大,但是換用成本極大。通訊產品的換用成本如果沒有網路效應的話,那其實不大,但微信明顯的有網路效應。

微信是個通訊工具,微信最核心的功能分別是消息、語音消息和語音/視頻通話,分別對應的是運營上提供的簡訊、語音信箱、電話服務。

社交是發生在通訊底層服務上的應用場景而已。這個時代,對大多數人來說,你的微信賬號,就是你的手機號,你的身份證號,你在互聯網網上的唯一識別碼。舉個栗子:今天讓你換掉你的微信號,相當於十年前讓你換一個手機號。讓你換用子彈簡訊,相當於讓你換了用美國號碼。這兩者的麻煩程度基本相當。

中國人為了不願意換手機號,又要享受不同運營商的套餐優惠,甚至讓手機廠商發明出來了雙卡雙待這種騷功能,搞的蘋果都得服氣的給我們特供DSDS。現在大家應該能理解,在一個成熟的社會網路中,網路效應能夠帶來的潛在替換成本巨大到什麼程度了。

子彈簡訊有沒有可能攻破這個成本壁壘呢?

在我看來,目前的子彈簡訊是完全沒有機會的。我用了一下子彈簡訊,整個產品還非常的粗糙。比如:他賣點的增長手段之一是學whatsapp,導入用戶手機通訊錄,給通訊錄里的朋友發消息,如果他沒有安裝子彈簡訊,那麼他就會收到一條簡訊。聽起來是不是很不錯啊 ?

實際實裝的效果呢?

其實特別傻逼,雖然他會給沒有安裝子彈簡訊的用戶發一條簡訊,但是對於已經安裝子彈簡訊,同時是通訊錄里好友的用戶,如果你沒加他好友,壓根沒法聯繫到他。所以兩個人要用子彈簡訊的時候,必須先把好友給加了。這樣一來,發簡訊這個設計就變成了雞肋。

子彈只關心你是不是把用戶拉人頭拉到子彈來了,至於你們是不是連接結網的事情,還是按照古典的玩法來。當然這只是個細節,充分暴露了子彈短息的產品團隊並沒有把產品的細節打磨到極致就拿出來了。(類似的細節問題多到爆炸)

拋開細節不談,我的子彈簡訊裝了快一個月的時間裡,基本上沒有任何我認識的朋友主動通過我的子彈簡訊聯繫我,也就是說,我在上面基本是個死號。而我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主動給他們發消息。

大家還是該用微信用微信,生活一點都沒有改變。

所以可以想象,之前有人給我透露說子彈的次日留存慘不忍睹,可能連20%都夠嗆,一點都不意外了。不過你也不能說子彈一點價值也沒有,至少我發現子彈簡訊上還是有些人在用的。

子彈簡訊的群里各種小黃片、暴力膜,除了賣片的和搞事的,還有就是一堆機器人黑產大佬在布局子彈簡訊。就我個人看法,這項目最好的出路可能還是去干區塊鏈社交APP去吧,反正目前看來,挑戰微信基本上屬於扯淡。

然後是snap組的雙雄,echo與POP。

不是創投圈或者做社交產品的朋友可能不一定知道,這兩款產品來頭可是一點都不亞於之前爬到App Store免費榜第一的子彈簡訊。這兩款產品的締造者是號稱張小龍麾下,最重要的兩個高級產品總監分別出來創業做的產品。

回顧歷史,我們會發現:那些天才統帥身邊的副將,最終都沒有能夠成為與自己前老闆齊名的戰神。不管是亞歷山大身邊的攸美尼斯,還是漢尼拔的親弟弟哈斯德魯巴,又或者蘇拉的副將盧庫魯斯。

他們有的能完美的執行以前老闆的任務,有的能學到一些自己前老闆的經典戰術,有的能繼承前老闆的名望與資產。但是,當他們自己獨當一面,成為一軍統帥的時候,他們就開始暴露出自己與自己前老闆的巨大差距。

我們都知道,與神近距離接觸、朝夕相對並不會把你也真的變成神。但糟糕的是,這會使你產生一個幻覺,誤以為自己就算沒有掌握什麼神力也多少沾了點仙氣。

然而殘酷的事實是,神的光芒會更多的遮掩你自己從未注意過的缺點。

上圖是兩款「社交新貴」產品的App Store的排名曲線分別是上線了一個月時間的echo和上線10天的POP。

很明顯,如果我們從整個App Store的排名來推算這兩款產品的下載量,當前這兩款產品的iOS端日下載量估計都不足200,其中考慮到目前POP只有iOS端,那麼這基本就是POP的全部下載量了。再考慮一下社交產品的初期的留存因素,這兩款產品目前的DAU估計大概率在5000以內。

與目前產品表現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這兩位前腳剛一出微信的門,後腳就有四五千萬元的天使投資在等著他們。產品長啥樣還不知道呢,就把大筆融資揣兜里了。之後他們的產品的風吹草動也牽動VC圈的小心臟。所以你也可想而知,在他們產品上線的第一時間,整個VC圈和產品經理圈的產品觀光團浩浩蕩蕩的盛況了。

傳言說微信內部這兩位總監中的某位推動想要做國內版的snapchat,推動了兩年,小龍哥都不讓產品上,這才出來創業的。

但體驗完目前的產品,我個人的感受到的卻是,小龍哥真的是個非常愛護下屬的好領導。從這些snap的仿品的表現來看,我猜測他們的投資機構大概認為所有中國人每天的生活是,要麼在王府井,要麼在南京路。這兩款產品所表現出來的無聊與陳舊,簡直令人懷疑人生。

就拿echo來說,這個產品簡直像個還沒完工的半成品。一般人上來可能很容易被他頗有逼格的UI先給唬住了,但我是誰,能唬住我「楊浦張小龍」嗎?

拿個細節說,echo上如果有人申請成為你的好友,就會在主頁彈出一個通知,大概就像這樣:

這本身沒啥問題,問題是,當你點開這個通知欄,開始通過好友申請,系統就會讓你確認一次通過動作(這個神器的確認按鈕還在整個屏幕的底部,所以當你不想仔細確認的時候,你還是得把手指從屏幕中區挪到屏幕下半區,而不能假裝沒看到確認一溜煙點過去),然後你確定了,整個通知欄就會摺疊回去……然後你的消息列表裡會得到一條來自新朋友的消息(是個星際迷航里斯波克打招呼的手勢)。

這意味著當我需要像上圖一樣,通過17個好友的時候,我需要:點開列表點一次,點通過點一次,點確認點一次,循環這個動作,然後在消息列表裡把破冰消息的小紅點消掉再點一次。通過17個好友,我需要從頭到尾一共點4×17=68次!!!

只是因為通知列表會摺疊這個沙雕UX,我就憑空增加了25%的點擊負擔,而同樣的業務在微信里,我一個循環只需要點3次。

你要知道,加好友組建通訊錄是一個社交產品新開始的階段最重要的業務場景之一,大量加好友也只有這個早期階段會發生,而echo成功的用他的詭異的UX設計增加我重複機械動作帶來的煩躁感,完美地試圖勸退我,簡直是妙啊……

類似的問題還有,當你進入echo的聊天列表,你會發現這個產品沒有通訊錄,這點很棒,通訊錄確實在很多時候是個多餘的東西。

但是緊接著你會發現一個尷尬的問題,在聊天列表裡,當你想要找到一個你確切認識的朋友,發起交談……你會發現:因為沒有快捷的搜索或者索引的功能設計,而整個列表是按照未讀消息、經常聯繫人、不太聯繫的人按首字母排序的順序排的,如果你不記得他那個該死的昵稱或者恰好他換了頭像,你划拉屏幕半天,你也找不到那個人!(類似的問題POP也有)

echo沒有快速索引與搜索的聊天列表設計,在想要發起聊天時令人惱火。

POP在這個設計上也和echo有同樣的問題,並且更讓人惱火的是,POP是學snap會刪除聊天記錄的。這意味著,對於經常面對聊天的對面頂著個隨性頭像又帶著一串鬼都念不出來的ID昵稱,需要通過搜索聊天記錄來回憶對方是誰的中國人,這是一種直白的羞辱:問我是誰?你是誰?你的腦子呢?

我應該和這個人說過話,但說實話,他是誰?

我並不是說這些細節多麼致命或者剛上線的產品,怎麼那麼多對細節的苛責。但畢竟這倆是微信的高級產品總監,曾經是陪伴這個時代社交產品之神的人,他們的團隊也不缺錢也不缺人,有的是足夠的時間來打磨產品的細節,最終卻交出這樣一個略顯敷衍的答卷,實在令人扼腕。

這倒也不是說這倆產品一無是處,比如:echo利用分享出去邀請的頁面是個小程序這點來記錄和挖掘微信關係鏈(你點了你朋友的分享,就會被記錄你和他的的關係鏈,雖然從實際增長數據來看,這並沒有什麼用),比如:POP很貼心的在抄snap的時候,也學了聊天截屏通知。

但綜合來看,致命的或者最終的問題還不是這些細節,而是頂層設計有問題。

他們犯了三個錯誤:

  1. 加好友才能玩;(這點POP比echo好一些,至少POP有個派對模式,允許廣播)
  2. 只能消費UGC內容;
  3. 搬運微信的關係鏈。

其實最初我看到這兩款產品時,我內心偷偷笑了一下,因為這三個錯誤別人可能不一定會犯,但出自微信體系的這兩位高級產品總監犯了卻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微信是通訊工具,特彆強調加好友這件事,加好友意味著之後所有的信息都是圍繞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鏈來分發的。張小龍特別堅持這一點,他至今都不願意做用演算法分發的「信息流」產品。因為這是微信一個很重要的戰略,通過關係鏈分發信息,就能不斷的強化關係鏈,進而達到每個人的微信號變成每個人的移動互聯網身份證的目的。

但這對於一款模仿snap的產品是對的嗎?

通過關係鏈分發信息其實是一種去中心化的信息分發手段,相對於中心化的通過演算法分發,信息的分發效率其實是非常低的,我發布的一個信息,可能就這麼幾個人看到,完事兒以後也就這麼阿貓阿狗兩三隻在點贊,對於這個人人都想網紅一把時代的中國人,這有什麼意思?

而只分發UGC內容,這點就是完全對中國國情不理解了。在微信里,內容也分UGC和PGC,大部分的公眾號都是PGC或者PUGC的內容,一般普通人很難堅持寫這麼難搞的公眾號。另外所有的外鏈的新聞、八卦、微博段子都是OGC與PGC的內容。一般用戶只能發布UGC的信息。這是一個精妙的渾然天成的矩陣。

但是在echo和POP中,普通人只能看到UGC,而且還是自己認識的人的UGC,或許這兩位高級產品總監的生活圈子中總是圍繞著大把的奇人異事,每天都是新鮮不斷,但對於一個大部分時間兩點一線生活在索然無味中的中國人,要抓住一點點UGC的靈感,都是一種奢望。至於別人的無聊生活,在自己看來也不過是垃圾。這樣的信息根本不會比難用的朋友圈更精彩。

更何況,今天的中國人已經被抖音快手教育過了,更強刺激的UGC衝擊過了,回過頭,對著清湯寡水不知所云的幾個短視頻,一般人真的絲毫提不起任何興趣。

至於搬運微信關係鏈就更是一個天大的誤會了。當年微信做起來和QQ主動給微信導入關係鏈有巨大的關係,我就是當時用QQ號註冊微信的那批用戶。但我們不能忽略一個事實是,當時微信已經是騰訊的戰略級項目,關係鏈的導入只是一個手段,產品的完成度以及其他功能的協同還有騰訊集團巨大的資源支持,充分的讓QQ的關係鏈在導入微信后快速生根發芽。(這裡面還有一個手機QQ當時沒有得到第一級的資源支持,反而戰略上給微信讓了路的前提。)

在微信內部,應該是有一個類似方法論的東西的,覺得如果能夠導入一個成熟的關係鏈,就會比沒有關係鏈要強。然而從目前的數據上看,微信的關係鏈在這兩款產品中壓根沒有起到任何效果。

我不是說微信的關係鏈沒用,如果把微信的關係鏈給小遊戲,小遊戲立刻能上天。本質上說穿了是echo和POP不會用微信的關係鏈,在爭奪社交與社交媒體的主場景里,居然妄圖使用微信的關係鏈,而自己的分發效率也不見得比朋友圈更高。

難道兩位高級產品總監,相信的是普通用戶使用他們的產品和自己微信上的好友互動,僅僅因為他們的UX比較新潮了一點?

最後是LBS組的Spot和AliceMap:

總體來說,如果單純從下載數據看,Spot和AliceMap都要比echo和POP表現要更好一些。儘管從App Store的排名來看,兩家的日下載量在500~1000左右,和echo與POP比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水平。

相比之下,初出茅廬的AliceMap在產品定位上可能要比今年一月上線的Spot想的更加清楚。AliceMap主打的是基於地理位置的多人在線匿名聊天室。

一個非常純粹的基於地理位置的聊天室

說實話我其實還挺喜歡AliceMap的這個做法的,原因是非常純粹和簡單,因為剛開始不久,聊天室的數量還不是很多,如果你點擊首頁的now按鈕,還會快速幫你定位到某個聊天室去。

當然Alice最讓人糟心的設計是聊天室都是倒計時的(大概60秒,我沒數的很細),然後如果有新人進來說話的話,就可以給聊天室續命。但其實這個設計有個致命缺陷,因為一開始玩家的密度不足,這個玩法會大概率導致發起聊天室失敗。

所以其實作為一個玩法,這個玩法還有挺大的改進空間(比如:每個人能新建的聊天室上限按照用戶貢獻是限制的,比如新建的聊天室需要1分鐘內續命幾次,續命成功就進入相對較長的存續期,超過多少小時無人互動或者無新人加入訂閱再崩,這樣的設計會好很多)。

所以這個產品是個真正意義上的基於地理位置維度來設計的社交產品,因此可以完全打破「關係鏈維度」的拓展鏈條,因為是群聊,所以也沒有那麼快的把整個關係鏈移植到微信上面去。

總體來說我個人覺得這個東西挺酷的,但對他們未來的發展不是特別看好,因為這個玩法其實非常接近一些暗網的玩法,也許很適合國外,但在國內要做大除了本身的一些發展問題,可能要面臨一些監管挑戰。

相較之下Spot要更糟糕一些,因為Spot是個混合了Snap和LBS玩法的混血怪。首先在Spot上,你只能看到你好友的位置打卡的消息,然後也不存在同步的群聊,而是非同步的打卡。而這些打卡只會保存24小時,well,又是24小時,也不曉得為什麼非要這樣搞。

你知道,這個設計在我看來非常的大笨蛋,因為這意味著Spot是一款主要基於關係鏈構建,附加每條信息都附上了位置打卡信息的「朋友圈」。但是地理位置信息頁面是他的主頁,而這些信息又因為距離限制,在主屏幕上不會顯示的很集中,然後還給他們加了24小時的限制。

這將直接導致,如果你的好友數量不多,或者他們不太活躍,又或者他們和你不在一座城市,又又或者一開始沒啥好友(比如加了好友,但好友還沒通過你)的話,你的主屏幕會看起來非常非常的孤單,就你一個人像個傻逼一樣孤零零的在地圖裡,整個首頁都在暗示你一是一條孤單的喪家犬……

沒有人通過我,完全玩不起來,真的孤單。

Spot的地圖首頁設計在加入了熟人維度之後,整個就變成了個雞肋。而且同時啟用了兩個維度,不僅沒有增加任何的連接效率,反而極大的降低連接的概率。因為需要同時滿足兩個條件,概率上是在做乘法,50%×50%=25%,更何況是本來就很小概率成功發起的冷啟動階段,這簡直是個災難。再加上個24小時,簡直是地獄級的災難。

綜上,我們會發現,不論是哪路神仙鬼怪,試圖走老路,利用成熟的關係鏈資源,又或者直接gang微信通訊業務的正面,基本上似乎都不是太行得通的路,目前看這些產品都嚴重缺乏創新(比如連接效率或者分發效率的提升就更別提了)。盲目的參照過去一個時代的社交產品走過的路徑(大部分還不是成功的經驗),在我看來走進死胡同的概率是非常大的。

03

再來說說「新場景派」。

在了解「新場景派」之前,我們需要了解兩張圖。

一張是我的「社交↔媒體一體圖」。

這張圖在《抖音的野望,快手的危機》一文中我用過。

另一張來自我的朋友艾伯特,描述的是社交網路價值與內容以及關係鏈價值的關係。

圖中設社交網路價值為Nv,關係價值為Rv,連接成本為c,依賴內容的程度為d。

這兩張圖描述的含義其實差不多,就是內容價值與社交網路價值之間是呈反比的,當一個產品中的內容價值(對內容的依賴度很高)的時候,這個產品的社交網路價值就會下降。所以這給了我一個啟發,是不是可以反過來理解:如果這個產品中的內容信息價值不高,那麼社交網路就更容易建立呢?

實際上這就是另一條路徑,所謂從社交媒體的角度切入去做社交。

這個路徑我以前寫過不少文章了,感興趣的朋友可以去讀讀,比如:《抖音的野望,快手的危機》、《張一鳴只想要一個微博殺手》。

接下來要講的這些產品,或多或少都有從這個路徑切入的痕迹。

先來看看樹洞組的Soul和一罐。

這兩個產品里,Soul其實不算新貴了,我第一次聽說這產品的時候,他們還叫Soulmeat,大概是去年的時候,開始出現在稍大眾的人群中了,那個時候他們早已改名為Soul。而引起比較多VC關注的是他們今年拿了DST的投資的事件。

考慮到DST一直被認為是全球最了解社交的投資機構之一(畢竟是FB和Snap的投資人),因此他們該次的出手,引起了圈內不小的震動。(大概也可以看做這波社交投資熱的第一槍?)

至於一罐則是網紅產品經理純銀大佬,在折戟了貓餅這個項目后的一次浴火重生之作(不過從頭到尾透著濃重的喪氣)。貌似這回他把Soul的內核給拆解了一下,從而做出了一款從UI上儘管幾乎完全不同,但從內核與用戶人群上與Soul高度接近的一罐。

從App Store的排名來看,這兩款產品的數據還算不錯,soul在融資完成後基本長期穩定在社交榜前十,而一罐也是基本沒怎麼掉出過前100。

這類產品有個很大的特徵,就是鼓勵用戶採用「匿名」的方式發布信息,並且會幫用戶保密身份。類似的玩法在以前的secret上就有,最後是把信息的發布者的身份抹除(至少在用戶層面抹除,後台當然知道你是誰了),就像在虛擬的身份之上,再加上一個「絕對安全保密」的假身份。

這樣的社交產品基本就完全不用擔心什麼熟人、認識的人、別人會找到你這類的問題。因此,用戶可以盡情的說平時不敢說的話,做平時不敢做的事,解放自己的天性的一面,情緒也得到儘可能的釋放。

這也就是我稱他們為樹洞組的原因,有些像宣洩情緒用的樹洞。

而整個過程有點像「心理健康互助會」一樣,大家各自把自己心裡不舒服的東西說出來,互相鼓勵什麼的,也就拉進了距離,產生了「陪伴」。

而這些產品主打的賣點就是現代人的「孤獨感」,也就是不管認識了多少人,不管微信上多活躍,個人內心總歸還是存在這一種沒有被真正理解和認同的「孤獨感」(廢話啊,都是成年人,人與人之間沒法完全互相理解這種事實,早就應該接受了吧)。

這種更情緒主導的狀態,我稱之為人性的B面。之前我談起這話題的時候,有些朋友很容易把B面理解為「人性的負面」,這個理解也是不太正確的。B面的存在是相對A面的,平時生活中,我們往往是以A面來示人的,得體、禮貌、合群這些都是A面的表達。相對的,B面就更自我、解放、個人。

這種狀態的存在本身與A面的表達與我們自我情感訴求的背離有關,但我們必須承認A面是我們生活的常態。每個人散發人性B面方式有很多,通過樹洞只是手段之一。

更大的問題來自B面往往是我們「羞恥」的,急於隱藏的一面,因為平時我們並不以這一面示人。這也就是樹洞存在的意義,安全保密。所以在我們以B面示人的狀態中,我們會極力割裂自己的存在,並且在情緒抽離之後,很快會回歸平時的生活。

這樣的狀態是不穩定不常態的,這讓人更容易擔憂樹洞類產品的長期留存以及社交網路結網的穩定性。畢竟以人性A面為主的產品可以戰個十年不成問題,但以人性B面為主導的產品,可能3年的持續性都足以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另外當我們摘下面具,從B面暴露回到A面的時候,是否還能保持之前的熱衷,又或者這類產品只會重新變成一個荷爾蒙工具,這一切亦未可知。

當然對於這個問題,我也不是社會學或者心理學的專家,這方面的研究還不足以使我得出一個很有傾向性的判斷,但對於這類產品的長期發展,我表示持有較高的關注與懷疑。

然後再假面舞會組的唔哩星球和Uki。

這兩個產品比起剛才的soul和一罐這樣非同步的漂流瓶,就像個同步版的假面舞會。同樣也是鼓勵用戶匿名,但是互動的方式更同步,是通過群社交來完成的。其中Uki轉型過一次,去年我第一次接觸這個團隊的時候,他們還在做類似探探的模式,不過後來可能是受到類似唔哩星球類型的產品的啟發,今年轉型做了目前的模式。

唔哩星球App Store的數據,就湊合著看Uki吧。

這類產品我以前曾經形容過,就像是帶了假面的篝火晚會。荷爾蒙散發的程度極高,和百度貼吧里的CQY吧的情況類似。

在Uki和唔哩星球里,網戀嗎,處對象的方便佔主導。

關於基於荷爾蒙的社交的問題我記得我以前也不止一次寫過了,這次就不多展開,最大問題無外乎人群的拓展和產品天花板的問題。不過我們必須承認,這類產品就和樹洞型產品一樣,也許不會做的多大,但估計也永遠不會絕跡。

畢竟這個需求始終在。

當然這兩款產品也有一些差異,相較之下,Uki的產品設計更為合理一些。唔哩星球的群是預約制的,也就是圖裡會出現一個籌備中的狀態,一個群150人滿編。我試過預約這個群聊,但是如果我錯過了開場時間哪怕一分鐘,我都會無法進入,更糟糕的是這個App開群的時間基本都集中在晚上8點。

這意味著必須候著才能玩,否則其實很蛋疼。而群里150個人(權且當做都是活人吧),交互起來的刷屏體驗也是在是酸爽得很。

而Uki要好很多,他們把群的體量控制在了10個人,而且隨時開群,聊騷起來無壓力無條件。

當然,在這些產品里聊騷一段時間之後,你大概率會玩膩,那就是時候試試另一款了,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循環吧。

接下來是看片組的微光。(其實這個組可以加個聽歌,那就是樂趣,不過我懶得寫他們了)。

微光這個產品是benchmark了美國的Rabbit的一款產品,其實這個產品和早期的B站的聊天室也挺類似的(多人模式的時候),簡單說就是看片的時候嗶嗶。

B站的彈幕已經證明了,年輕的用戶對於看片之外的一個需求是嗶嗶。如果把這種嗶嗶從非同步的變成同步的,是不是可行呢?

這就是微光的實驗了。

從App Store的榜單數據看,微光近半年來相對穩定,iOS的單日下載預計在1k~2k,兩端合計的日下載應該在5k~10k之間。不過我一直挺擔心微光的留存數據的,雖然我也認識微光的創始人,不過我沒太多打聽這方面數據,權且當我個人的擔憂吧。

微光的挑戰其實並不是來自這個業務模式走不走得通的問題,而是這個業務模式的創新度可能不太夠的問題。其實愛奇藝早就上線了一個邊看邊聊的功能(好吧,我相信大家估計都沒發現那個功能,畢竟愛奇藝的移動端屎的和什麼一樣……),而B站上也有個顯示當前多少用戶同時在看的功能,對B站來說,如果要加入一個同步聊天室也並不算困難。

這個層面上更多的是比拼運營內功了。

當年B站表面看是給視頻加個彈幕,實際在運營一個年輕人亞文化社區,一大堆視頻網站都看不懂也學不來。今天微光表面看是給視頻加個聊天室,實際在做興趣社交,不知道這一大堆視頻網站都看不看得懂,又學不學的來。

不過嘛,微光要做的事情比B站當初做的事情難多了。就像我剛才說的,我為什麼會擔心微光的留存(不管短期還是長期的),因為網路效應在微光上的構建有一定難度。也許放映廳的發起者與觀看者之間的關係存在突破口?講真,其實我也沒什麼好想法。

然後是社交媒體組,這個組裡有flow、soda和即刻。

考慮到我以前已經聊過即刻了,這次就不多聊他們了(其實還有一大堆,統統都不聊了,懶,但大家有時間可以自己去看看最近剛獨立的微博超話)。

我們這回著重來看看flow和soda。

這兩個項目的創始人團隊里都有陌陌的人,據說原來還是同事,這也真是挺有趣的。而且也是類似之前微信兩位高級產品總監的情況,這兩個團隊在產品沒ready的時候也完成了數千萬的融資。看來國內迷信之前有社交「成功」經驗團隊的投資人還真是不少。

我們依舊來看看增長情況,flow把自己分在攝影與錄像的分類中。不過按照我的經驗,橫向對比攝影榜和社交榜的排名,兩者的排名要求其實接近。也就是說攝影榜的64位和社交榜的64位的單日下載量基本差不多,flow大概目前比soda單日新增多個1k不到吧。

這類產品當中有個先烈,就是當年的same,國外最牛逼的應該就是ins。所以這類產品大抵都會帶有這兩個產品的影子,巧了,flow像ins,soda更像same。

產品里會有很多細節上的不同,比如:soda和即刻一樣,都有類似same的話題設計,而flow則給圖片加了個音樂濾鏡(emmm,這個濾鏡我特么一直覺得很……詭異)。

flow的用戶在自己的圖片下面插了Rihanna的歌

看首頁其實和i豆瓣也挺像的soda

flow對音樂這個濾鏡的運用,更像是對抖音的一個劣化版的模仿。抖音的BGM之所以能稱為濾鏡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15秒的短視頻里,劇本往往通過音樂來輔助完成,音樂作為濾鏡增加的視頻的趣味性是連續和緊密的。但你給我一張靜態圖片加個歌,真心莫名其妙的(而且因為網路環境這個鬼BGM還經常延遲,簡直沙雕……)可能這是flow 的founder原來在火山而不是在抖音造成的吧。

soda倒是整體透出一種簡化版的即刻或者豆瓣的味道,話題的功能很好的提供了更高質量的內容與更高質量的互動。對於早期用戶來說,這個功能太重要了。

soda的話題,各種既視感吧

話題這個功能之於以非同步互動為主的社交媒體,就像群聊這個功能之於以同步互動為主的IM產品一樣。是一個信息分發的新維度,是一個互動的強解法。soda給我的感覺是把之前別人做過的解法再做一遍,可能是對自己運營和品味的自信,有把握可以和功能上近似的產品做出不同的文化區隔出來。

這大概也算一種策略吧。

最後還有個青少年組的summer和Timing:

Timing把自己分在了教育榜,其實Timing的數據之前就還不錯(最近融完資似乎在昨天搞投放了嘛)。

Summer比較像一個移動版的「校內網」,或者他們試圖這樣干。Timing則是搞了一個打卡(完成目標)的噱頭,不過比小程序小打卡在社區化上要做的好得多。Summer更講求的是同一個學校的同學瞎嗶嗶,Timing則是鼓勵同年齡段的少年們青年們互相監督、互相鼓勵、互相協作,做些什麼事情(這麼正能量的App真少見)。

應該說Timing的「結伴」是一個非常有創意的關係維度。這個關係維度不同以往的「朋友」、「同學」、「校友」、「有同樣興趣的人」,是一個「與我當前有共同目標的人」。和樹洞組的「陪伴」有異曲同工之妙,又比那種關係要明確一些歸屬感。

這裡的設計有點Gamification的味道,大概和「一起下副本的隨機隊友」類似。大概我們可以管這種關係叫「革命友誼」。

這和基於地理位置的維度關係一樣,是完全超越所謂的「熟人-陌生人」理論體系的東西,這套陳舊的理論體系應該可以被丟到垃圾桶里去了。在這一點上,做同樣用戶層的Summer應該好好反思一下,為什麼干不過Timing。

當然,這類產品比較讓人擔心的是未來的人群擴展,畢竟校內之殤歷歷在目。同樣,相比之下,基與「完成同樣的目標」這個維度的Timing在擴展上要比「我們是同學」的Summer好不少。

04

關於未來的社交產品會是什麼樣的一個形態,我覺得即便我「楊浦張小龍」也是預測不出來的。

我大概只能列出幾個潛在的特徵:

  1.  基於新的關係鏈維度的,而不是「陌生人——熟人」這種弱智維度;
  2.  基於非關係鏈分發信息的,演算法這麼發達的今天,以演算法為主關係鏈為輔的信息分發才是更高效的;
  3.  對社交業務場景復原的更自然的,不是意味強調要把兩個人關在一個小房間里互動,也不是搞成非要給朋友尬點贊的玩法。而是把更多的自然的行為映射到互動中去,甚至映射到分發的信息中去,讓互動成為一種信息,在對點、對面的連接中,都產生其價值的。

當然,這些都只是我個人的猜測,也希望更多的朋友來參與討論,這條路畢竟需要更多的摸索。

此外,我大概沒有別的看法了。這篇就到這裡吧,謝謝各位。

最後的話

雖然我吐槽和噴了大量的社交產品與投這個方向的投資人,但其實我內心充分理解,這個賽道的不易。投資人在投這個賽道的時候是沒有參考路徑與方法的,可選擇的潛在優質創業者也非常的少,為了不錯過潛在的機會,而選擇大膽下注其實是一種具備勇氣的表現。

最後送給這個行業的朋友一句話:

最好的社交產品,永遠是下一款。

 

作者:金葉宸,微信公眾號:紅沙發RedCouch(RC4startup),古典互聯網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