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導語:隨著生活壓力的增加,現在脫髮人數越來越多,並且逐漸年輕化,很多90后、00后都已經步入脫髮大軍的隊伍中。哪裡有痛點,哪裡就有機會,智能防脫髮產品也隨之湧現。在脫髮經濟崛起之際,AI植髮會是一門好生意嗎?本文作者對此展開了分析討論,一起來看看~

世界毛髮研究權威專家、耶魯大學教授庫爾特·斯坦恩在其著作《頭髮:一步趣味人類史》中寫道:生長旺盛的頭髮會傳遞出身體健康、魅力十足等信號。

可在當下,茂密的頭髮對很多人而言已經變得一種奢求。

「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除了容易發胖和容易脫髮」。據衛健委2019年發布的脫髮人群調查,中國已約有2.5億脫髮人群,佔比總人口近五分之一,如果將男同胞的謝頂面積加在一起,差不多有4725平方公里,相當於四分之一個北京。

再加上市場有意無意地營銷造勢,脫髮的焦慮逐漸被時代放大,壓迫著當代人的緊張神經。哪裡有焦慮,哪裡就有商機,「脫髮經濟」迅速崛起,這門生意真的好做嗎?

01 脫髮經濟「禿」然崛起,90后也留不住「三千煩惱絲」

25歲的趙先生向我們傾訴,自從進入互聯網公司,996、007成為工作常態,脫髮問題愈發嚴峻,去醫院檢查,醫生說他是脂溢性脫髮,主要原因是過度熬夜工作壓力過大。

一般而言,脫髮主要源於遺傳性脫髮,如果你的父母輩脫髮,基本上你也逃不了。其餘多是像趙先生那樣由外界因素導致的脫髮,比如不良生活習慣,包括吸煙、熬夜、酗酒等;又或者是內分泌代謝功能紊亂、長期焦慮、悲傷、精神緊張等神經精神因素、工作壓力以及某些藥物。

目前這一癥狀主要呈現三大趨勢,首先是脫髮人群迅速增加。中國人口基數大,所以飽受脫髮困擾的人不在少數,這點在前文已經有所佐證。

而在日韓,脫髮問題同樣嚴重。日本平均每10人就有1人戴假髮;據央視財經報道,根據韓國脫髮治療協會最新發布的數據顯示,韓國的脫髮人口已經達到1000萬,約佔韓國總人口的五分之一。

其次,脫髮的年輕人數量也在直線上升。

圖片26.png

韓國的脫髮人群中,二、三十歲年輕人的佔比在2019年就已經上升到四成。

同樣,中國脫髮群體也呈現年輕化趨勢,有60%的人在25歲就出現脫髮現象。阿里健康曾在2017年發布的《拯救脫髮趣味白皮書》顯示,在阿巴旗下的零售平台購買植髮、護髮產品的消費者中,90后佔比高達36%。

隨著脫髮問題被越來越多年輕人重視起來,一些衍生的熱詞開始出現,「禿頭」表情包也應運而生。

圖片27.png

除此之外,女性脫髮也變得極為普遍。在韓國,年輕脫髮群體中超過四成是女性。據新經濟研究機構艾媒諮詢發布的《2019-2021年中國脫髮保健行業趨勢與消費行為數據研究報告》顯示,中國脫髮人群中女性群體接近1億人。

在三大趨勢中,不管是以90後為代表的Z世代還是女性消費者,消費實力一直在不斷提升,並且悅己性的消費傾向明顯,又因為「顏值經濟」盛行,看臉的人越來越多,人們也更願意為頭髮花錢。

95年的玲玲是防脫髮產品的資深用戶,不管是洗護、生髮洗髮水,還是假髮片和假髮套,她都購置了不少。據我們了解,玲玲每月工資的四分之一都花在了頭髮上,近期由於感覺洗髮水和假髮片效果不明顯,玲玲甚至開始有了植髮的計劃。

龐大的需求催生了龐大的市場。據國家衛生部門公布數據,我國城市居民用於個人頭部護理的消費正以每年30%的速度急速增長,遠遠超過9%的GDP增長率,未來10年毛髮健康產業甚至將以每年260%的速度增長。

成立於2017年的保健品牌Hims,因為從脫髮切入,成為美國直接面向消費者(DTC)賽道上增長最快的品牌之一。10月1日,Hims更是申請IPO上市,估值達16億美元。

由於海外市場上Hims這樣的獨角獸出現,也讓資本市場對該賽道更有信心。2017年下半年,雍禾植髮宣布獲得中信產業基金的投資,融資額在3億元左右,2017年投后估值約5億元;Menxlab從2019年啟動項目至今,也在不到一年時間內拿下三輪融資,融資金額過億元。

消費者願意付費、資本市場捨得投資,「脫髮經濟」迅速風靡全國,輻射多個行業。

02 多個行業受益明顯,背後亂象仍需警惕

脫髮經濟浪潮襲來,三個典型行業受益最明顯。

從最淺層的開始說起,第一就是養發、護法行業。當開始有脫髮跡象出現時,人們最先想到的就是去護理頭髮,將脫髮扼殺在搖籃里。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霸王洗髮水了,成龍的「duangduang」、毛不易的「每一根毛髮都不易」,都讓霸王成功出圈,成為防脫領域國民度最高的產品。除了專攻防脫領域的霸王、柳屋,施華蔻、多芬、同仁堂、資生堂等品牌推出的育發產品也越來越多。

有關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養發行業市場滲透率達到1.5%,市場規模達到100億元。《中國人頭皮健康白皮書》數據顯示,到2020年年底,養發行業的市場滲透率達到20%,整個養發及相關產業規模有望超過400億元。

如果養發護髮產品效果不太明顯時,很多消費者就開始考慮發製品,也就是常說的假髮。

在某電商平台以「假髮」為關鍵詞進行檢索,結果顯示有37萬多個相關商品,不少店鋪的月銷量都在1萬以上。

市面上的假髮材質主要有三種,價格最低的是化纖絲類假髮,不容易打理,基本幾十塊就能買到整頂。化纖絲和真人髮絲混合的假髮,不管在價格上還是模擬度上都有所提高,價格區間基本維持在300-1000元。真人髮絲是價格最高的一類,基本都在上千元。

作為全球最大的假髮製造國和出口國,中國假髮供應量佔全球70%以上,形成許昌、青島、廣州等假髮產業帶。其中,許昌是全球最大的發製品集散地和出口基地,有「頭頂時裝之都」的美譽,相關數據顯示,目前國內假髮產業年銷售額達到600億元,從業者超100萬人。

芳芳作為假髮套和假髮片的忠實粉絲,各種類型都有嘗試過。雖然現在市面上也選擇的種類越來越多,但是芳芳也發現假髮片在佩戴過程中很容易扯傷原有的頭髮,而發套又不太透氣,於是她開始考慮植髮。

據企查查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月31日,我國現在共有48626家與植髮相關的企業。僅在2021年的1月份就新增了309家企業。

圖片28.png

2016年至2019年期間,我國植髮行業市場規模由57億元躍升到163億元;2020年,植髮行業市場規模有突破200億元的趨勢。

圖片29.png

(圖源:艾媒數據中心)

當然,巨大的行業紅利之下也催生了許多亂象,在企查查搜索植髮出現的企業之中,前四家就有三家分別標記著20、27、35條自身風險。綜合防脫髮產品行業被詬病較多的問題主要是:虛假宣傳、高價暴利和無資質運營。

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信息,上海一家化妝品公司曾於去年6月因在名下網店虛假宣傳洗髮水防脫功能被上海市崇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罰款1萬元。據了解,舉報人在由該公司開設的天貓網店購買了菲詩蔻洗髮水。該網店宣稱該洗髮水有防脫髮功能,但無法提供相關依據。

在植髮方面,行業魚龍混雜;有的機構甚至辦起「三天速成班」,並非醫生的「老師」,帶著同樣沒有醫師資格的「學員」,直接在患者頭上操刀「實踐教學」。

肖晚先生向我們透露,2017年5月他曾經在某宣傳存活率高達90%的連鎖植髮機構做了3000單位的植髮,但效果不明顯,院方給出的解釋是肖先生後期護理不佳導致,讓他又花了兩萬塊錢做了第二次,結果兩次所植的頭髮又細又軟存活率極低,后枕部取得毛囊全部浪費,該機構無疑有虛假誇大宣傳之嫌。

在發製品、護髮產品還是植髮市場,行業亂象如果無法一直得到整治,優質的品牌和機構也很難得到健康成長。未來還是需要儘快明確行業准入門檻,營造良好的市場秩序,建立監管標準,加強行業自律和人員培訓。

03 數字化分析、高效工作,AI植髮會是一門好生意嗎?

近年來,以AI為代表的新科技正在從生活的細節切入,改善大眾生活,第一款植髮機器人ARTAS也應運而生。

智能防脫髮產品選擇從植髮領域切入,主要也是因為在放脫髮產品中,植髮能精準地使脫髮區域長出頭髮,有著立竿見影的效果。

雖然植髮手術效果對比其他產品確實更加顯著,但是植髮手術費用高昂。肖晚先生選擇的FUE毛囊種植技術,一個毛囊單位10元,他一共植了6000個,花費在6萬元左右。

根據業內一組統計數據,2018年全國大約做了50萬台植髮手術,手術金額超過100億元。保守估計,做一個植髮手術的平均花費超過2萬元,加上後續的生髮護髮治療,總費用更多。

植髮手術除了費用高昂意外,移植頭髮的關鍵是保持毛囊完整,才能保證頭髮移植的成活率。這對於醫生的操作能力要求相對較高,根據醫生的熟練程度,結果偏差非常大。

所以專業植髮人員培養時間十分長,想要培養一個合格的植髮手術醫生,至少要連續半年從分離到種植全方位的實踐歷練。即使如此,熟練的醫生手術時間一長,難以避免因微細的抖手所帶來的毛囊受損率提高。

AI植髮機器人Artas相比人類醫生手動摘取毛囊,更為恆定。它可以利用智能演算法選取高質量的毛囊收集,識別和選擇最好的毛囊收集,並利用數字化分析每個頭髮的自然分組的位置,隨機收集供區頭髮,以便保留原來的外觀。

依靠Artas的精準,將原先至少需要8小時的手術,幾乎減少了一半,並控制了人類醫生可能出現的不確定風險。不會因為操作時間過長、技術不熟練、判斷有誤及其他人類可能產生的情緒等原因,導致提取毛囊存活率低的情況發生。

這種技術不需要縫合,也幾乎看不到修復的地方,幾乎無痛苦,術后也沒有針或線性相關疤痕。再加上圖像技術及智能演算法保障發株提取安全,動作精準高速,縮短手術時間。術后快速恢復,短時間內可投入工作、運動,對於上班族十分友好。

不過雖然Artas已經進駐中國,但售價昂貴,一台Artas機器人的費用高達800萬元人民幣,而每一次手術前,還需要另外付出一筆費用,才能得到啟動密碼,繼而進行手術。和傳統人工植髮一場手術2-5萬相比,使用Artas機器人進行手術,費用可能高達8-12萬,普通人暫時也難以負擔。

總而言之,隨著脫髮人群的增加,這個市場的潛力也將被更多人看到,隨著更多玩家的加入,行業的亂象也會慢慢得到控制,類似ARTAS這樣的技術型產品也會越來越多。當前,脫髮患者需要注意的是不必過度焦慮,避免「病急亂投醫」,防止盲目消費之下花冤枉錢。

 

作者:青月,微信公眾號:智能相對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