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導讀:最近,「打工人」這個梗突然爆火,各行各業的從業者都開始自稱「打工人」。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樣一個梗呢?是為了什麼目的嗎?本文作者從這個梗出發,對其背後的問題現象展開了分析討論,一起來看看。

比「社畜」少一點卑微,比「打工仔」多一份氣勢,最近,「打工人」帶著一堆氣壯山河的口號火起來了。

  •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沒有困難的工作,只有勇敢的打工人。」
  • 「打工可能會少活十年,不打工你一天也活不下去。晚安,打工人!」
  • 「今天搬磚不狠,明天地位不穩。加油,打工人!」
  • 「打工累嗎?累。但我不能哭,因為騎電動車的時候擦眼淚不安全。」
  • 「拿起磚頭我就無法擁抱你,放下磚頭我就無法養活你。我選擇拿起磚頭,早安,打工人!」

由於極容易引起廣大上班族的共鳴,#打工人#多次登上微博熱搜榜,相關話題量超過10億,堪稱開啟了「全民玩梗」的節奏。

打工人,就是出賣自己的時間換取勞動報酬的人,說白了,凡是「手停口停」的人,都可以被稱為打工人。那些不擁有生產資料,沒有股票、分紅等「睡后收入」的人群,都是芸芸「打工人」中的一員。

生活中無數場景都可以和」打工人」這個詞關聯起來,從你早上被工作日的鬧鐘吵醒,到搭公交乘地鐵通勤,再到中午叫外賣裹腹,晚上加班到深夜……這些上班族生活中不那麼甜蜜的時分,通通都配得上一句「加油,打工人」。

「打工人」這個詞為什麼會爆火?在我看來有以下幾個原因。

01 「打工人」,一場職場焦慮的集體釋放

2020年對職場人來說,註定是不輕鬆的一年。新冠疫情的爆發,讓工作崗位的「縮水」變得不可避免,「裁員」、「降薪」、「不漲薪」也成為許多企業或明或暗的應對規則。

這樣的現狀,一方面點燃了上班族的職場焦慮,另一方面,也讓人們乖乖認清現實,對已經擁有的工作多了一份珍惜,即使這份工作原本並非自己的滿意之選。

這個時候,帶著自我嘲諷和自我打氣意味的「打工人」,就給了職場人士一個輕鬆而體面的「焦慮出口」。

阿蘭·德波在《身份的焦慮》一書中寫道:

我們慣常將社會中位尊權重的人稱之為「大人物」,而將其對應的另一極呼之為「小人物」。這兩種「標籤」其實都荒謬無稽,因為人既以個體存在,就必然具有相應的身份和相應的生存權利。但這樣的標籤所傳達的信息是顯而易見的:我們對處在不同社會地位的人是區別對待的。那些身份低微的人是不被關注的——我們可以粗魯地對待他們,無視他們的感受,甚至可以視之為「無物」。

這般對身份的焦慮,深埋在每一個社會人士的心底。這是一個崇拜精英的時代,這是一個充滿同輩壓力的時代,但社交網路的出現,為普通人提供了一片可以肆意解構嚴肅和消解焦慮的「樂土」。

上班苦,上班累,但我先用「打工人」進行了自我貶低,就不怕別人再來貶低我了——這其實就是許多人樂此不疲地自稱「打工人」的心理動機。

當人們舒適地代入「打工人」身份時,甚至有了一點「認清生活的真相后依舊熱愛生活」的英雄主義意味。對大部分人而言,除了打工,還有別的更好的選擇嗎?

不是每個人都有放手一搏的膽量和勇氣,也不是每個人都有創業的能力和資本,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打工也許真的像網路表情包里調侃的那樣,是一種穩賺不賠的買賣了。

當無法改變現實的時候,只能想辦法接受現實。痛苦和憤怒太耗費能量,還對身體不好,不如在鍵盤上動動手指頭,輕鬆加入「打工人」大軍,變被動為主動,用自嘲解構焦慮,用幽默尋找認同。畢竟,比起「肥宅」、「葛優癱」,「打工人」還多了一點滿滿的正能量不是么?

02 別談什麼白領了,「打工人」是對職場的祛魅

對看清現實的通透「打工人」而言,「白領」、「中層」這樣的辭彙,都是資本家編出來忽悠大家踏實打工的。就算每天一杯星巴克冰美式,就算每天開著小轎車上下班,不管你外表多麼精緻和洋氣,只要不幹活,你就沒飯吃。

祛魅(Disenchantment)一詞,由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提出,它是指對科學和知識的神秘性、神聖性、魅惑力的消解,也引申為曾經受到信奉或被追捧的事物在受到新的認識后地位下降。

打工人的爆紅,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場大型職場祛魅運動。

很多人厭惡職場、討厭工作,本質上是由於對職場抱有了過高甚至不切實際的期待。毒雞湯橫行的時代,工作很多時候和「實現人生價值」、「改變命運」劃上了等號,當人們懷揣著美好的期待,但卻遭受了社會的毒打和資本主義的暴捶之後,難免對工作產生厭惡之情。

但如果我們只把工作看作一份養家糊口,不需要過度投入也不奢求過度回報的事兒,那就可以心平氣和多了,這其實也是大部分工作原本的樣子。「打工人」,可以說已經具備了這樣的覺悟。

對大部分人而言,職場就是意味著瑣碎、意味著一天8小時甚至更多時間的不自由。你的工作沒有義務滿足你的興趣,讓你舒服,讓你快樂。快樂是要花錢買的,老闆怎麼可能又要給你付工資又要負責讓你快樂?這一切,「打工人」的雙眼早就看得明明白白。

「打工人」的爆火,某種意義上是大眾職場觀念的一種進步。認清職場,面對職場,攜手工友,努力打工——這才是一個「打工人」應有的修養。

03 「打工人」的Meme體質

我在《進擊的文案》一書中提到過,類似神煩狗Doge、悲傷蛙Pepe、假笑男孩這樣的能在國內外社交平台上廣為流傳的網紅表情包,都是Meme(迷因)的一種,有點類似於中文「梗」的意思。

Meme一詞最初由英國科學家理查德·道金斯提出,他認為「Meme在諸如語言、觀念、信仰、行為方式中所起的作用,就像基因在生物進化過程中所起的作用一樣」,而《牛津英語詞典》對Meme的解釋是:通過模仿等非遺傳方式傳遞的行為,簡言之就是文化基因。

那些在社交鏈條上擁有較長生命周期的Meme,都具有兩個特徵。首先,它們身上都藏著有驚人發酵能量的「種子」。這多半是一些反常規或者誇張的元素,譬如假笑男孩那令人印象深刻的尬笑,很容易引起大眾的注意,激發他們自發加工演化的衝動。

其次,它們都具有較強的「可變異性」。它們就像一個萬能的「模板」,能給網友留下花式「複製」的空間。

「打工人」這個熱詞本身,就具備Meme體質。首先它很抓人眼球,「打工」這個詞,原本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那些背著蛇皮編織袋、戴著白色紗線手套的勞工群體,但在當代互聯網的語境下,反而擁有了一種「復古」的趣味,為這個詞增添了一絲黑色幽默的味道。

其次,「打工人」的代入感特彆強,幾乎人人都有資格用「打工人」造句,畢竟誰沒有經歷過辛酸的打工時光呢?正是這樣的特性,讓萬能的網友們玩得不亦樂乎,為它的發酵注入了群眾驚人的力量。

「打工人」火了,因為它刺痛了你,同時又娛樂了你。它是對魔幻世界的解構,也是一個庸常生活的短暫避難所。不管怎麼樣,明天的太陽還是會升起,就像你上班的鬧鈴還是會響起。

#專欄作家#

烏瑪小曼,微信公眾號:烏瑪小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2019年年度作者。《文案基本功》作者,資深文案策劃人,專註分享文案、營銷及 TMT領域的觀點與乾貨。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於 CC0 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