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views

編輯導語:產業互聯網是基於互聯網技術和生態,對各個垂直產業的產業鏈和內部的價值鏈進行重塑和改造,從而形成的互聯網生態和形態。它是一種新的經濟形態,利用信息技術與互聯網平台,充分發揮互聯網在生產要素配置中的優化和集成作用,實現互聯網與傳統產業深度融合。

互聯網的偉大之處在於自我修正,自我革命,自我進化,很多人可能並不認同這個觀點。

因為在他們的腦海里,資本和流量始終是互聯網發展的命脈,為了獲得資本和流量,互聯網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互聯網發展到最後,其實是建築起來了以平台為界限的煙囪林立的鴻溝。

在鴻溝之間,是不同平台為了拓展自身的勢力範圍而不斷進行的征伐和亂戰。其間,有倒戈、有潰敗、也有勝利,然而,勝利的只有一小撮。

阿里與京東在電商領域,美團與餓了么在外賣領域,滴滴與快的在出行領域,摩拜與ofo在共享單車領域,類似的戰役,比比皆是。

一個平台發展壯大了,必然有另外一個平台沉淪落寞了。

這就會給人一種錯覺,即互聯網平台的成長是以對手的沒落為代價的,並且最終的互聯網會成為處於頭部的少數派的天下。

雖然這是一種錯覺,但是,在某個特定的背景下,這種錯覺卻是非常正確的。比如,在那個資本亂戰的年代里,征伐和亂戰是常有的事。

而且,作為資本的「提線木偶」,玩家們不得不進行征伐和亂戰。我們所看到的征伐和亂戰僅僅只是最精彩的片斷,正如一部電影的高潮部分一樣。

然而,高潮部分如果沒有了前期的醞釀和鋪墊,一切都會變得索然無味。

其實,在這部現實版的《中國合伙人》中,我們更加應該關注的是高潮片斷之前的部分,因為這個部分才是考驗一個人,一家公司基本素質的地方。

之所以會將互聯網的征伐和亂戰與一部電影的高潮部分相提並論,很大程度上因為兩者之間是有一定的相似之處的,並且用它們做比較,你也更加能夠容易理解。

在我看來,互聯網企業發展的早期和中期,才是我們真正應該關注和研究的地方,因為一旦早期和中期的優勢確立,後來的征伐和亂戰的大局其實是已經確定了的。

這就好比春秋戰國時期真正精彩的部分,並不是秦國的一統,而是早期有張儀和蘇秦們烘托出來的合縱連橫。在春秋戰國的初期和中期,真正體現的是智慧,而在後期,剩下的僅僅只有刀和劍。

當然,還有充斥著鮮血的征伐。

我們在看待互聯網的事情上同樣要遵循這種邏輯,所以,我們要把目光聚焦在互聯網發展的初期和中期。

我們要關注和尋找互聯網發展史上的「張儀」和「蘇秦」,翻開互聯網早期和中期的發展史,我們看到了什麼呢?

自我修正、自我革命和自我創新,或許是這場大戲的主角。

阿里從B2B到B2C再到手淘;百度從搜索到資訊再到AI;騰訊從社交到遊戲再到產業,這些大的脈絡背後其實都是互聯網在進行自我修正,自我革命和自我進化。

千萬不要以為互聯網的高潮是在什麼資本亂戰的時代,千萬不要以為互聯網的高潮是在什麼移動互聯網的時代,千萬不要以為互聯網的高潮是在巨頭們鼎立的時代,真正的高潮早已其實是在那個快意恩仇、指點江山的莽撞江湖。

在這個階段,大家都在做什麼呢?

互聯網的玩家們其實都在自我修正、自我否定、自我創新和自我革命。阿里從PC到移動的華麗轉身,百度從搜索到AI的堅定決絕,拼多多從下沉市場的強勢崛起,其實都是互聯網在自我修正、自我創新和自我革命。

所以,千萬不要以為互聯網的崛起是必然的,而是它不斷進行自我修正、自我創新和自我革命的結果。如果你把互聯網的崛起認定為必然事件,或許,互聯網玩家們會說: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事實上,互聯網的自我進化並未停止。現如今,正在進行的如火如荼的產業互聯網,其實依然是互聯網自我進化的結果。

為啥這麼說呢?

因為產業互聯網其實就是在做那些移動互聯網時代沒有做的工作,產業互聯網其實就是在做那些移動互聯網沒有能力做的工作。

為啥沒有做呢?

因為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技術能力尚未發展到可以改造產業的階段,而且整個市場的培育都還沒有真正成熟。如果在移動互聯網時代說,我給你做一款改造你的生產方式的解決方案,十有八九會被人當成是精神不正常。

為啥又做了呢?

因為互聯網在自我進化,它發現了自己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發展的短板和弊端,同樣也在尋找新的發展突破口。

另外,技術的發展同樣走進了一個新時代。現在,以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和人工智慧為代表的新技術已經從早期的萌芽開始進入到瓜熟蒂落的發展階段。

從「為啥這麼說」,到「為啥沒有做」,再到「為啥又做了」,其實就是一次完美的互聯網的自我進化和修正。

試想一下,如果沒有互聯網的自我進化和自我修正,而是繼續沿著早期的發展道路固執地走下去,或許早已被拍死在了沙灘上。

所以,當B端時代來臨的時候,我們不能為了撇清與互聯網的關係,而一味地把產業互聯網看成是一個很low的概念,其實,將新產業革命與互聯網聯繫在一起,恰恰表現了互聯網的自信和成熟。

另外,將新產業革命與互聯網聯繫在一起,才算是真正將C端時代和B端時代聯繫在了一起,更加符合供給側改革的大方向,真正把握住了產業兩端的精髓所在。

總的來講,互聯網的自我進化和創新最終導致了產業互聯網的出現,沒有互聯網,就沒有新產業革命。當我們在尋找B端產業升級的解決方案的時候,對於C端時代的繼承,或許是不可被忽視的重要方面。

那些一味地為了迎合B端時代的來臨,而忽略C端的做法非但無法真正把握好產業互聯網時代的發展紅利,反而還會讓自身帶入到新的發展死胡同里。

正視產業互聯網是互聯網自我進化的產物,才能讓新產業革命不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千萬要記住:互聯網的偉大之處在於自我修正,自我革命,自我進化。

#專欄作家#

孟永輝,微信公眾號:menglaoshi007,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資深撰稿人,特約評論員,行業研究專家。長期專註行業研究,累計發表財經科技文章超400萬字。

本文原創發佈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於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Share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