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views

近日中國電信攜手網易挑戰微信,推出「易信」。為了表明勒住微信這匹狂奔的「野馬「的決心,易信發布會除了王曉初、丁磊親自出席,還拉來了搜狐張朝陽、聯通創新業務部總經理、京東副總藍燁站台助威。在此之前,聯通向微信伸出了橄欖枝,兩家合作推出了「微信沃卡」。
至此,三大運營商應對微信思路已經清晰。中國聯通對微信張開懷抱,攜手合作。中國電信則一方面收著微信們的帶寬和機房租賃費,一方面拉上網易推出易信狙擊微信。「易信」虔誠地複製微信,提供的簡訊和電話留言這兩個新功能目前看來不痛不癢,但由於其還說得過去的產品以及挑戰微信的姿態,獲得了大量關注。
此時,三家「老虎」僅剩一家中國移動,對微信態度不甚明朗。

中國移動被影響最嚴重,狙擊QQ和微信均以失敗告終

       中國移動在IM領域發力最早,一度有與騰訊抗衡的決心。在QQ時代便推出飛信,並且佔據了中國IM市場第二的份額。2011年9月,微信推出半年後用戶量突破五千萬,中國移動推出飛聊進行狙擊。不及兩年,飛聊暫停更新維護,狙擊失敗。
       今年兒童節,中國移動再次出手,在海外推出整合VoIP電話功能的Jego。3周后,Jego被叫停,暫停新用戶註冊。此後杳無音訊。
       目前中國移動應對微信的態度顯得頗為消極。但微信對中國移動的消極影響又最大。中國移動面臨的形勢最為嚴峻。
       中國移動去年70%的收入來自傳統的語音和簡訊收入。微信帶來消極影響的正是語音和簡訊業務,影響了中國移動的老本行。除此之外,中國移動也是三家運營商中唯一一家呈現用戶負增長的移動運營商。再加上用戶ARPU值的持續走低,中國移動面臨的形勢異常嚴峻。
       與之相反,中國聯通3G收入則佔到了47.4%,增長率高達82.6%。財報顯示,中國聯通上半年完成營業收入人民幣1443.1億元,同比增長18.6%,凈利潤53.2億元,同比增長55.0%。
       而中國電信的收入結構則最為多元化。固網語音、移動語音、互聯網接入(上網)、增值、綜合信息應用服務、基礎數據和網元出租等等。去年電信的移動語音收入比重為17.4%,互聯網接入(上網)佔比最大為31%。除了收入依賴移動業務少外,中國電信移動用戶數也只有1億多,中國聯通2.7億,中國移動7.45億。微信對電信的影響可謂最小,並且很難繞過電信的互聯網接入業務。
       從以上數據上可以隱約看到三家運營商對微信態度不一致的原因。
       中國移動嘗試過擁抱微信、打壓微信、挑戰微信,但都以失敗告終。不論是王建宙親臨深圳騰訊大廈,抑或王建宙和劉熾平在博鰲亞洲論壇的「磋商」,還是運營商對OTT收費的傳言,以及飛信飛聊Jego,中國移動不同時期對微信及騰訊都有不同的態度。(實際上,騰訊創業初期正是靠成為中國移動的夢網業務SP解了燃眉之急。)
       但上述「解決微信問題」的方式,都不了了之。中國移動正在花力氣建設4G網路,以求用更好的網路質量來留住用戶,同時給OTT業務提供更好的流量通道,進而從語音簡訊收入向流量收入轉型。2013年中國移動4G網路建設投入達417億元,中國電信已向中國移動發起4G網路租用申請。

終端預裝推廣渠道強,但沒有殺手級業務,或與建設模式有關

        在4G網路鋪開之前,中國移動將如何應對微信很不明朗。為了搶佔3G用戶,互聯網說法是「入口」,中國移動新成立的終端公司積極運作,先後與中華酷聯、小米達成合作,覆蓋終端已經較為廣泛。2013年,中國移動終端公司預計銷售量達8千萬部。
       這些終端雖然成為中國移動的一個良好的應用推廣渠道,但上面預裝的應用卻沒有一個「殺手級」的應用。有互聯網從業人士表示,中國移動定製機預裝的應用大都是自娛自樂的玩具。有手機遊戲、手機視頻、手機電視、手機動漫、手機閱讀、Mobile Market、手機殺毒先鋒、彩雲、咪咕音樂、無線城市、飛信等。這些應用即浪費了寶貴的終端推廣資源,也成為定製機被詬病的誘因,魅族CEO黃章就曾針對此吐槽中移動。
       這些應用大都來自中國移動各大基地,其中大部分又來自互聯網基地。這個基地位於廣東天河區著名的風景區火爐山下,與很多互聯網公司和軟體公司毗鄰,屬於中國移動九大垂直基地之一。與中國移動其他辦公樓比,這個園區顯得更加科技感。園區內有種滿熱帶植物的山丘,有停泊著快艇的湖泊,還有專人維護的大草坪。園區的建築統一採用鋼結構,室內設計也很有現代感。
       儘管環境不同,但中國移動的做事方式卻無法改變。或許「船大了難轉彎」。據一位接近中移動人士透露,這個基地由少部分中國移動員工和上百家合作方組成。每一個產品的設計、開發、運營、維護、推廣都被拆分成不同的部分外包給第三方。中國移動員工主要承擔項目經理角色。絕大部分精力放在了彙報材料和協調溝通上。
       與運營商業務軟體類似的建設模式、合作方式和考核體系,決定了中國移動互聯網業務不可能以互聯網的方式扁、平、快地開展。
       此前曾有消息稱中國移動將於5月在互聯網基地的基礎上,成立互聯網公司,以提升互聯網業務在公司的地位,整合更多的資源和能力。但是,過去一個季度,中國移動互聯網公司成立事宜被無限期掛起。一度傳言將到互聯網公司擔任總經理的廣東移動總經理徐龍,則在近日被「雙規」。

中國移動對微信態度在模糊化,頭疼 

       依靠自有力量狙擊微信的路已經被堵上。接下來也只有兩條道路可以走。向右,與微信合作;向左,拉攏騰訊的「敵人」做朋友,如同電信拉攏網易、360等公司一樣。
       但中國移動目前的處境很難找到合適的「盟友」。由於中國移動在互聯網業務有深厚的布局,與大多互聯網業務都有競爭關係。除了瀏覽器並未涉足外,其他主流互聯網業務中國移動均有所涉及。包括IM、門戶、社區、地圖、音樂、數字閱讀、動漫、視頻、語音識別、移動支付等。另外中國移動居高臨下的態度和與互聯網企業格格不入的機制,或許也會成為合作的阻力。
       最要命的問題是,中國移動就算找到下一個網易作為盟友,再推出一個「X信」又能如何呢?易信雖然獲得了很多關注,但能否幫助電信和網易突圍微信,依然很難說。業內人士大多認為勇氣可嘉,機會渺茫。
       還有關鍵的一點是合作利益動機。中國移動就算能通過與其他互聯網公司合作,推出一個位居微信之後的IM,也只能跟現在的飛信一樣。叫好不叫座,雖然有中國IM市場第二的地位,但依然不能給中國移動帶來收入,每年還會消耗大筆的維護費用。但同時,自身的語音和簡訊收入依然會受到影響,通道依然會被大量佔用。如果想模仿微信商業化路徑,在通信之外攫取附加收入,對中國移動更是難上加難。
       據說,中國移動內部員工對於微信也有不同的態度。有人也會抱怨自有互聯網業務的不給力,干不過微信。也有人至今未開通微信,卻認為微信根本不足為懼,微信的強大是炒作。但更多的員工則是不置可否,在繁雜而瑣碎的日常工作和KPI重壓下,他們似乎沒有太多精力和時間去思考真正的未來。
       「拿幾級的工資,干幾級的活兒,操幾級的心。」某中移動基層員工對虎嗅說,「如何應對微信,或許是中國移動高層正在思考的事兒。」
      文章來源:虎嗅網。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Share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