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views

編輯導語:1月19日,成立十餘年的小米旗下社交工具米聊發布公告稱,因業務變動,將於2021年2月19日12點00分停止服務。背靠擁有米粉與生態的小米,米聊為何黯淡離場?本文作者從米聊的發展歷程出發,對其失敗原因進行了探究,一起來看看~

蝦米音樂關了,堅果手機停了,現在米聊又將停服了。據米聊App發布公告稱,因業務變動,將於2021年2月19日12點00分停止米聊的服務。然而,互聯網之路真的難走嗎,下一個關停的又是誰?

此外,極具諷刺意味的是,在米聊宣布停服之際,稱霸全民社交行業的微信彼時在慶祝成立十周年。米聊的黯然退場,代表著小米的社交夢走向退場,也意味著與騰訊系爭奪的社交戰場上又少了一名十年老將。

但是,小米的社交夢為什麼「敗北」了?對比微信,有米粉和生態的小米它又缺了什麼?未來小米的互聯網之路還好走么?

一、「發燒友」米聊死於金融詐騙?

小米的社交夢終歸破碎,而米聊沒成「發燒友」聚集地,卻成「金融詐騙」集中營。

聽聞米聊將停服的消息,筆者並不驚訝,甚至覺得這是遲早的事情。回憶米聊成立之初,也是有過輝煌時刻。2010年12月,國內第一款類Kik應用米聊誕生,這也是國內第一款手機即時聊天軟體;那時,米聊通過區別於當時QQ的手機聯繫人聊天、語音對講機等功能用戶數量迅速破100萬。

然而,當時當年的騰訊怎會將市場讓給別人。之後2011年1月微信推出與米聊對標,其通過QQ引流以及一系列便於陌生人社交的功能迅速收割了剛興起的移動端社交市場。

之後米聊漸漸走向衰敗,到如今宣布即將停服的消息。而這其中,米聊進行了多次轉型,從起初定位的全民社交到陌生人社交再到後來服務於小米生態中”發燒友”的網路社區類平台,米聊多次轉型都未發展起來。

但這其中,米聊較為符合小米發展戰略的定位應該是網路社區,即成為”發燒友聚集地”,幫米粉找到自己的興趣大部隊。而當時米聊和小米手機、MIUI系統一起,也組成了早期小米業務版圖的三大主心骨。

但是,競爭失利后即將停服的米聊現今是個什麼現狀呢?

沒成發燒友聚集地,卻成”金融詐騙”集中營。在百度上搜索”米聊詐騙”關鍵詞,你能發現關於米聊金融詐騙的消息不少,甚至還有市級公安局通報批評米聊是為”金融詐騙批上了新外衣”的陌生人社交APP。

截圖來自:百度搜索

曾經,比肩微信的米聊為何淪落於此?

第一,經歷過高光時刻的米聊還是有一定用戶基礎的,且聊天功能齊全,其中實時的語音視頻對講電話、信息溝通和圖片視頻收發功能增加了用戶信任度,但也為騙子提供了更為便捷的詐騙溫床。

第二,本質是米聊平台維護與管控力度,也是小米的不夠重視。據了解,在2016年11月米聊iOS版進行了更新后,產品近2年時間都未再更新,長時間的未更新表示出小米有過放棄過米聊的想法。之後在2018年小米發布會米聊重回大眾視野。

但是,投入力度怎麼都沒有微信高的米聊,平台上管控、維護投入成本自然而然的低。由此才為犯罪分子提供了溫床。

然而,現今成為金融詐騙集中營的米聊這也只是敗落後現狀的寫照。但是,究其根本米聊失敗的原因在哪?影響社交產品存活的因素又有哪些?

二、擁有米粉和生態的小米,做不好社交

擁有米粉和MIUI生態的小米做不好社交。

小米做社交也不是沒有優勢,據2014年小米年會數據顯示,小米MIUI系統聯網激活用戶就已達1.7億,經過6年的發展米粉的數量更加難以預測。

對於小米而言,擁有上億米粉用戶數就是它做社交產品的優勢,而MIUI生態更是黏住用戶的絕佳場地。但是,光擁有用戶與生態並不能做好社交產品,因為留存與時長是社交類產品難以打破的魔咒。

就算作為社交領域的老大微信也同樣擁有用戶留存與時長的增長瓶頸。2020年Q3,騰訊微信及WeChat月活躍用戶達到12.1億。而早在2017年微信達10億月活時,就有分析師稱微信用戶增長已經進入瓶頸期。

另外,從微信功能越來越繁多,就可看出其為激活用戶使用時長正花費百般心思。

而在近年火爆的陌生人社交賽道上,陌陌但它同樣面臨如何提升用戶留存與時長的問題。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Q2,陌陌MAU為1.115億,相比去年同期的MAU1.135億,進入負增長階段。

可見,留存與時長是社交類產品存活的關鍵要素,而社交平台的盈利也得靠二者。但是,米聊在成立初與微信競爭失利后,用戶留存與時長更是談不少有個好規模。所以,米聊不能成功也顯而易見。

但是米聊為什麼不能打破魔咒,握住留存與時長兩大利劍?

第一,競爭初期與微信競爭失利,就決定了米聊的終局。要知道社交賽道非常特殊的,壟斷性極高、死亡率也極高,遺忘率更高。

在社交賽道上的競爭從來就未停止過,早年間國外微軟的MSN、國內移動推出的易信,後來阿里、位元組都推出了相應的社交產品,另外還有陌生人社交產品陌陌的爆火,都意味著這條賽道這終歸不是一條平靜的賽場,死亡率高。所以,在競賽中失利的平台也很容易被用戶遺。

因此,在社交賽道上不存在中間狀態,要麼成,要麼死。在騰訊將微信做起來的時候,米聊就沒有生存空間了。況且在米聊沒落後,高不成低不就的狀態也同樣讓自己邁向了死亡關卡。

第二,社交產品的周期屬性決定米聊壽命。由於社交類產品每五年核心用戶就會發生一次更迭,當最早的一批00后開始讀大學后就意味著新的社交產品需求將出現。

但是,米聊通過小米生態吸引的「發燒友」們正在老去,而新一代消費主力軍Z世代顯然對米聊認知度不足。由此可見,吸引不來新用戶的米聊談何用戶留存率與時長。

第三,歸根結底還是小米不夠重視米聊,多次放棄又重拾米聊后導致定位不準。雖然雷軍曾高喊做社交業務的口號,但是後期小米還是更注重手機產品線,在社交上花費的心思不夠。

所以,可以說米聊的「死」是一種定局。

但是,小米之所以多次重拾米聊的原因在於雷軍的互聯網夢想,雷軍不甘願小米只做一家手機廠商,他想做互聯網產業,為得是讓小米成為市盈率更高的互聯網公司。

雷軍曾在公開信表示,「小米不是單純的硬體公司,而是創新驅動的互聯網公司。」然而,曾經小米互聯網「三幹將」之一的米聊都死去了,小米的互聯網之路真的好走嗎?

三、小米互聯網之路難走

雷軍的社交夢雖然破滅了,但小米搭建互聯網超級帝國的野心不會停滯不前,而米聊的關停,也只是小米互聯網之路中需要捨棄的一環。

目前而言,基於自家手機和IoT業務,小米在廣告、金融、遊戲等互聯網服務上正加大投入。而在雷軍的帶領下,小米也已經投資近400家公司。其中不乏互聯網公司,例如早期的YY直播,游奇網路以及愛奇藝等等。

另外,400家公司中有一部分是戰略投資基金,小米已經投了其中的近300家,絕大部分是物聯網、AIoT產品。

可見,小米未來互聯網之路其實押注在「5G+AIoT」上,而這被雷軍稱為是下一代超級互聯網。然而,在互聯網產業高速發展階段,小米超級互聯網之路好走么?

首先,小米還難以擺脫手機廠商的標籤,成為互聯網手機品牌公司。儘管一直以來,小米對自己的定位都是區別於一般手機廠商的公司,認為自己是一家互聯網公司。

但從數據上來看,小米這種說法還無法立足。2020年Q3,驅動小米營業收入快速增長的核心動力依舊來自手機業務的高速增長,手機銷量同比增長45%至47百萬部。由此可見,小米的營收依舊高度手機業務。

而小米互聯網業務,其實也是基於小米手機生態為主的流量入口進行的拓展。然而,這類互聯網業務對於小米而言,還是處於小打小鬧的階段,更無法在市場上掀起波瀾。目前,小米互聯網業務收入也始終沒有超過10%。

其次,小米的互聯網一詞雖然已經被AIOT取代,但是要建造互聯網+的超級帝國,前景巨大但在巨頭環伺之際,小米未來面臨的挑戰頗大。

雖然對比國內、外其他手機廠商,小米在AIoT領域有著先發優勢,且搭建了小米產業鏈獲得了”AIoT品類最豐富”的稱號。小米年報披露,2019年其生態鏈企業數量已經高達290家,覆蓋上千個SKU。

但是,在互聯網巨頭紛紛將目光瞄準該賽道下,例如蘋果、谷歌、華為等,小米如何保持優勢與保障產品與服務的質量,還無法定奪。另外,目前而言國內AIoT技術還處於初期階段,未來場景應用及落地也有較大的難度係數。

所以,可以知道的是小米基於”5G+AIOT”搭建的小米產業鏈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最後,除開手機硬體產品外,小米最引以為傲的應該是小米生態系統MIUI了。而圍繞這個生態系統小米可以衍生多項互聯網增值服務。另外,互聯網大廠們未來的競爭其實在生態閉環搭建上,例如阿里的電商生態帝國,京東的全渠道生態布局,蘋果的iOS系統生態。

而小米的基於MIUI系統可以搭建屬於自己的生態壁壘,但是在小米高度依賴手機業務下,互聯網業務何時成為主力軍還尚未可知。但可以知道的是,小米依舊會依附於生態去做互聯網業務。

結語

總結而言,雖然米聊即將停服,但是小米互聯網夢不會停擺。而小米超級互聯網帝國何時能搭建成功,還得看小米不斷在生態鏈上去投入,未來的互聯網之戰也正是生態鏈之戰。

故而,近段時間來不同領域多款互聯網產品的停服或者關閉,大家都有一個相同點,那就是在高度發展的互聯網洪流中,失去了自己的核心競爭要素——「生態壁壘」的搭建完善。

 

作者:葉小安;公眾號:松果財經

Share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