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views

編輯導讀:說起洛天依很多人都會知道,她是一個虛擬歌姬,出現在各大電視台的晚會舞台上,成功破壁二次元和三次元。虛擬偶像的技術成本較高,而VUP只需要進行簡單的技術處理和建模就能實現,成為二次元消費的新軍。本文將從三個方面,對這類現象進行解讀,提出了自己的觀點,與你分享。

虎牙推出「虛擬歌手百萬buff出道計劃」,正式強推虛擬偶像。同時根據天眼查APP數據顯示,在9月27日,虛擬偶像企業萬像科技宣布完成由毅達資本領投的數千萬元Pre-A輪融資。

而且據不完全統計,僅萬像科技所屬領域文娛傳媒方面,本年度就已經有了17筆融資,無論是直播平颱風口的轉動還是資本案例比比皆是,足以見得虛擬偶像、VUP的受歡迎程度。

一、二次元經濟的「宇宙大爆炸」:從虛擬偶像到VUP的轉變應運而生

其實有關虛擬偶像的話題熱度早年間就有所走俏,但大多還屬於二次元圈子裡的一個垂直化小眾領域。

這其中最火的莫過於初音未來,在初音未來活動的這十幾年間打破了「二次元」與「三次元」之間的隔閡,帶動了一個超過100億日元的消費市場,演唱會、代言、衍生品等商業價值甚至不輸於不少真人偶像。

而國內的虛擬偶像爆發於2017年,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2017年裡,二次元經濟得到了空前的釋放。

根據《2017中國在線動漫市場白皮書》顯示,2017年,我國動漫二次元行業總產值達到1500億元,在文化娛樂產業的總產值中佔比為24%,動漫產業持續增速發展並將進入集中爆發期,預計2020年將會超過2000億元。

也是在這一年裡,國產虛擬偶像最成功的洛天依開始發力,在2017年6月的第一場線下演唱會,500張SVIP的內場票在3分鐘內售罄,並隨後展開一系列破圈變現,包括長安汽車、光明乳業、森馬休閑服、百雀羚護膚品、肯德基等廣告和遊戲代言。

正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二次元經濟的爆發最先感知到的就是資本,也是在這一年裡資本方紛紛入局,據《北京商報》報道,僅2017年就誕生了14名虛擬偶像。

但好景不長,雖然大量的虛擬主播的出現讓行業顯得紅火一陣,但虛擬主播的先天弊病使得即使到今天,國內真正破圈的只有一個洛天依。

一方面受制於虛擬主播的塑造成本。

一般來說一個虛擬偶像的構成,需要前期的美術設計,這個過程不是簡單地2D的繪圖,更是要3D的建模,成本中就要包含全息投影、人物動作捕捉、3D角色模型製作等多個環節的技術加持。有從業者表示,3D模型的精度有事甚至要達到幾十萬,以確保在進行大場景表演時圖像不會出現清晰度的問題。

除此之外還要在音源、作品、人設等等多個方面不斷深挖,每一個成功的虛擬偶像背後都是專業的團隊持續不斷的更新,極度耗費人力物力。

另一方面受制於虛擬偶像的變現困難。

虛擬偶像的盈利無非是代言、周邊、演唱會等方面,但這些的基礎就是你虛擬主播IP打造的價值,粉絲受眾的多少,而乘勢而起的這些新虛擬偶像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打磨和積累粉絲,難以變現。

而直播方面受制於AI技術的發展,虛擬偶像僅有的資料庫完全不能應付千奇百怪的實時彈幕互動,直播變現的路子也被堵住。

久而久之,受制於變現與技術發展的虛擬偶像走不暢了,資本開始傾向於現如今技術能夠實現的,能夠大批量培養的新事物去掘金二次元經濟,VUP就應運而生。

VUP不同於虛擬偶像背後是團隊與數據,它光鮮模型背後是真真整整的人。只不過通過動作捕捉、眼球捕捉等技術手段,加上較為簡單的建模就能實現,簡單2D動態模型甚至成本只需要幾千元,其本質就是劣質化的虛擬偶像的直播體現。

VUP們只需要真人主播通過面部捕捉軟體或者更為複雜的穿戴式動捕設備,就可以實現虛擬形象與自身動作的統一,實現直播中與粉絲實時互動的效果。

也是這樣,VUP踩著虛擬偶像前輩的肩膀,乘著全民直播的熱潮洶洶到來,成為了迎合二次元市場消費力的新軍。

二、從技術導向到流量狂歡:內核問題的外皮破局

其實原本來說,虛擬偶像是很純粹的技術導向性產業。

早期的虛擬偶像走的事聲音合成的路線,所謂的「V家」也指的是日本雅馬哈開發的電子音樂製作語音合成軟體Vocaloid語音製作,加之一系列人設模型出道的虛擬偶像。

初音未來也好,洛天依也好,其本質都是如此,他們的存在不是一個人兩個人決定的,而是背後都有著一整個專業團隊,負責各種運營人設的打造,除了PGC內容創作外,也有著很多粉絲自發的UGC創作內容,算是較為硬核的小圈層文化。

而VUP則是流量導向性的產業,它的門檻極低,即使沒有大量的資金投入,甚至有幾十元就能買下的模型模板,可以說正是迎合了人人都是主播的時代背景。

當然也有專門的公司組織,由公司統一招人、製作模型、提供動捕設備、pc主機等,但本質仍然與主播經紀公司無異,直播內容的核心還是在於主播個人的才藝。

這其實就是一種從技術導向性演化為娛樂導向性的趨勢,互聯網商業是在線上賦予流量、用戶、產品、銷量這些方面數字化的能力,更多的是顯性因素,就像游輪一般,光鮮點都在水面之上,發展的好壞一眼可見。

而以技術為核心主導的產業更像是一座座「冰山」,我們所能看到的僅僅是他們能展現出來的一角,他們大量的研究投入在水面以下,這些東西難以數字化的呈現出來,也無法為大多數人所認知與理解。

但更多的用戶不會去深究水面之下有什麼,他們在乎的就是水面之上的東西,他們能夠使用、能夠攀登、能夠觸摸到的就是水面之上的東西,因此會對時下能夠落地使用的這「冰山一角」更為看重,這無可厚非。

也正是為了迎合這種用戶需求與資本與其,VUP成為了二次元經濟在直播領域最有力的吸金點。

根據darkflame統計的數據顯示,在今年3月份期間,僅bilibili一家的VUP收入就達到了10783225元,付費人數為104709人,互動人數827957人,近1/8的互動人數付費轉化率,第一名的VUP主播更是有著個人營收707706元的成績。

而在外網,根據User Local的統計數據顯示,截止至今年一月份,YouTube上的VUP數量已經突破了萬人大關,是2018年的10倍以上。

將內核的技術問題轉化為外在的模型製作,解決了虛擬偶像難以直播變現的痛點,也使得全民虛擬形象的時代落地,迎合了互聯網社交的未知屬性,更容易激發二次元群體的購買力。

但在變現上做的風風火火的VUP就沒有缺點嗎?

三、VUP人設的塔西佗陷阱

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在其所著的《塔西佗歷史》用這樣一段話評價一位羅馬皇帝: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

之後被中國學者引申成為一種現社會現象,指當政府部門或某一組織失去公信力時,無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

當涉及到公眾人物時,不管是偶像、明星、公知、還是主播,其實都在經營著自己的一個人設,這一點放在二次元領域的虛擬偶像和VUP中,更甚。因為相比較活絡的真人形象,二次元人物形象對於人設的刻畫更加刻板,大多的形象都是事先設計好的。

而人設崩塌的事往往也伴隨著一個偶像、主播的迅速衰退,陷入塔西佗陷阱,之後再想補救就太難。對於虛擬偶像和VCP來說一樣是經不起人設出現問題,而後者比之前者而言,犯錯的幾率更大。

虛擬偶像一方面內容的產出都是經過專業團隊的打磨,相比較而言犯錯概率少,且本身虛擬的性質也不會有什麼「出軌」、「文憑」方面的顧慮,同時虛擬偶像也幾乎沒有實時互動的選項,人設崩塌的幾率很小。

但VUP則不同,比如在近日,hololive旗下的VUP主播就在直播中發表了一些對民族主義欠缺考慮的言行,被觀眾一致地址,更是被官方封禁了其直播間,公司旗下其他VUP也受到了連坐。

這其實跟很多網紅主播出直播事故是一樣的性質,不同於真正的虛擬偶像全面可控,VUP背後的「中之人」的個性、知識含量、道德水平都是不可控的,有劣質行為和發言也是可能的,打造的人設分分鐘就能毀滅。

況且虛擬偶像、VUP等能夠火爆的另一個原因在於社區文化所形成的「迴音」,通過社區傳播,相同興趣的用戶在社區中彼形成內容的「迴音」,由用戶二次創造的內容在社區中進行社交式的病毒裂變,這也是為什麼身處二次元社區的bilibili在VUP方面做的比其他直播平台好的原因。

而一旦有人設崩塌時,這種負面的信息也是會在社區中進行病毒式列變,再想把摔碎的人設拾起來就很難。

浮士德曾經把自己的靈魂賣給了一個惡魔來換取知識,起初他認為這是一個很聰明的交易,但實際上從長遠來看,這個人失去的東西比他賺到的東西更有價值。

對於VUP而言,不能只專註於盈利而忽視了技術的內核發展與「中之人」的培養教育,看得到他們變現時的狂歡也應該看到其背後人設的塔西佗陷阱,有關虛擬的路還要走很遠。

 

作者:翟菜花,個人微信號:zhaicaihua002,公眾號:翟菜花,天使投資人、知名互聯網分析師、TMT領域資深評論師、CCTV央視財經特約互聯網評論人,wemedia聯盟成員,2017年全國十大科技自媒體。

Share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