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views

以前有人問過「長沙究竟有沒有互聯網?」,而本文告訴我們:從文娛到智造,長沙互聯網起於此,但未來不止如此。

8月,中國互聯網協會、工信部信息中心聯合發布2019年互聯網企業100強榜單。

根據公開數據統計,坐落在全國22個城市的百強企業,67%來自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其中,BAT依然毫無懸念地穩佔前三。

百強榜上,長沙拿到了不錯的成績,以3家本土企業進入榜單,緊隨廈門、杭州其後,與南京、濟南齊平。同時,榜單排名對比去年同期,從數量和排名上都有進步。

根據《2019長沙互聯網發展白皮書》公布的數字,2018年長沙互聯網發展指數為223,在全國直轄市及省會城市排名第六,中部地區第一。

截至2018年底,長沙互聯網企業26788家,佔全省互聯網企業總量的60.64%;互聯網產值達1959.00億元,佔全省互聯網產業總產值的58.06%。

這樣亮眼的成績,也不難理解,在今年的互聯網企業百強榜上,長沙本土企業能佔據三席之位了。

「增數量升排名」打卡百強榜

互聯網素來有「基因論」一說。而長沙骨子裡的基因,便是文化娛樂。

文化娛樂產業的繁榮,來自於千百年湖湘的沉澱。湖湘文化在歷經先秦湘楚文化的孕育,宋明中原文化等的洗鍊之後,在近代造就了「無湘不成軍」的盛譽,便有了文化、傳媒、廣告、娛樂等產業的遍地開花。

據長沙市統計局數據,2018年,長沙文化產業增加值逼近千億大關,文化產業總產值預計為3000億元,位居中部省會城市第一,全國前列。

早在2016年,長沙關於創意與媒體藝術產業的純輸出值達到360億元,有12815家文化創意企業在此立業,從業者61萬人。

縱觀入百強榜的三家企業,都帶著強烈的長沙文娛基因。

1. 快樂陽光超越新華網,芒果TV角力愛優騰

快樂陽光是湖南廣播電視台的新媒體機構,芒果TV便是主力產品之一。近年,芒果TV憑藉優質的自製內容,成為能與背後站著BAT的愛、優、騰角力的視頻平台。

更重要的是,在愛優騰乃至整個行業巨虧的環境下,芒果TV能實現持續盈利。根據好奇心日報報道,2018年,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土豆合共虧損200億左右,芒果TV盈利潤9.28億;2019年一季度,芒果TV盈利4.18億。

為什麼用戶量不及愛優騰,芒果TV卻能實現盈利呢?

「北有中關村,南有馬欄山」,背靠廣電的芒果TV自然也是繼承了馬欄山的基因,優秀的自製內容,便成了芒果TV手中的王牌。

對於網路視頻平台,有了好內容,便是掌握了生存命門。而芒果TV,手握的是國內優質的綜藝內容。

湖南衛視的王牌綜藝《快樂大本營》、《天天向上》的國民度自是不需多說,除此之外,芒果TV還有針對不同用戶的不同類型優質綜藝,親子類的《爸爸去哪兒》、推理類的《明星大偵探》、慢生活有《嚮往的生活》、競技類的《我是歌手》等等,以及當下爆火的《中餐廳》、《女兒們的戀愛》等等。

並且,芒果TV多類型的綜藝,尤其是親子、慢生活類,已經做成了行業標杆。

有了好內容,自然就不愁吸引金主爸爸們來投廣告,以及,用戶們成為付費會員。這也是為什麼,芒果TV能實現盈利,成為中國第五大視頻平台。

同時,近三年,芒果TV每年的排名都是大幅向上增長:2017年排名56位,2018年排名30位,到2019年,排名躍進到第20位,首次超越新華網、人民網等國有互聯網企業。

2. 拓荒湖南互聯網,競網四登百強榜

華聲在線曾稱,競網是 [ 培育湖南互聯網營銷人才的「黃埔軍校」]。

競網確實擔得起這樣的頭銜。

作為至今已是百度16年戰略合作夥伴的競網,以「搜索營銷」新概念「拓荒」湖南互聯網,至今,已幫助近10萬家企業用互聯網進行線上營銷和客戶服務。

曾幾何時,湖湘大地,也是一片蠻荒之地,發展成如今的實現生產總值3.64萬億元的省份,靠的就是湖南人吃苦耐勞的拓荒精神。

「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也變成了湖南人的標籤。

競網便是秉著吃苦耐勞的精神「拓荒」湖南互聯網,十幾年,圍繞「搜索營銷」為企業提供服務、圍繞「區域」深耕地級市觸達更多中小企業,同時輸送「吃得苦、耐得煩、霸得蠻」的互聯網人才。

根據競網公布數據,截止2018年,已在湖南11個地州市開設分支機構,服務網路深入72個縣城區域,服務客戶總數76000家,深度互動企業夥伴近30000多家。

這就不意外,繼2015-2017年連續3年入圍中國互聯網百強企業之後,競網今年再登百強榜。

3. 草花互動:「遊戲沙漠」里走出的新銳百強

2014年在戴建清成立草花互動之時,湖南可以毫不誇張地被稱為「遊戲沙漠」。但恰好就是戴建清抓住了「沙漠」大環境的機會,才有了草花互動的今天。

作為一家還很年輕的遊戲公司,草花互動卻有著不俗的成績。

聚焦軍事、傳統文化(三國、楚文化)、經典動漫三個精品文化板塊的草花互動,憑藉精品化、細分化、多元化的產品策略,截止目前,草花互動已是湖南最大的綜合型移動遊戲公司,其旗下的「草花手游平台」則是全國移動遊戲領域十佳第三方平台,註冊用戶超過5000萬,2018年累計營收達8.5億元。

草花互動成功的一個優勢,就是結合了湖南本土文化、娛樂優勢資源。「文化才是遊戲的核心,也講究內容為王。」戴建清如是說。

千年楚文化原本就是一個超級IP,將本土文化注入遊戲,便讓娛樂有了「靈魂」,便讓草花互動有了特色,於是,「沙漠」里長出了「綠洲」。

「具有文化和內涵的精品化遊戲生命周期會更長久。」草花互動的成功,驗證了戴建清這句話的正確。

三大優勢滋養長沙互聯網「土壤」

文娛基因里,長沙的互聯網成績既有百強榜企業之外,還有多領域的龍頭企業:

  • 電子商務領域,御家匯以「面膜電商第一股」成功IPO,而以智能充電硬體業務深耕海外市場的安克創新,也在開始衝刺IPO。
  • 移動生活領域,拓維信息在2018年以排名58的成績打卡了全國互聯網百強榜;懶貓國際是目前境外自由行最大網路產品供應商,2017年營收近6億元。
  • 教育培訓領域,PTE教培機構羊駝教育,目前已有來自全世界35個國家的用戶,2018年流水達1500萬,營收近千萬,成為國際教育中的「猿題庫」、「作業幫」。
  • 新消費領域,孚利購的無人值守智慧店早在2107年便已運營,已落地運營近20家無人收銀便利店;以活動和社區為切入點的遛娃團,目前已經覆蓋了全國30個城市,微信公眾號有50萬用戶,目前有超過500個遛娃師,2200個遛娃分團,累計落地逾3000場親子活動。
  • 在其他細分領域,還有一大批實力不容小覷的互聯網企業。如影娛文化、咕泡學院、樓盤網、潭州教育、鼎翰文化、長城信息等等。

根據工信部數據,截止2018年底,湖南共有70家軟體及互聯網企業營收過億元,佔全省營收總額50%以上,其中過十億元的達15家。

除此之外,還有兩家百強榜上的企業在長沙建立了第二總部:映客直播與58集團。

同時,BAT也爭相在長沙布局智慧城市。騰訊立足於長沙本地化智慧應用與解決方案,螞蟻金服以「智慧交通」為切入點,百度則是在長沙試水自動駕駛。

如今,長沙互聯網產業生態已具備一定規模化,龍頭企業也脫穎而出。根據央廣網報道,目前,平均每天都有四到五家互聯網企業在長沙註冊。

長沙文化娛樂消費產業在互聯網的遍地開花,螳螂財經究其原因,不外乎四點:產業基礎、人才儲備、政策利好、資本青睞。

1. 產業基礎

20世紀80年代末,湖南文化產業就開始壯大,穩居全國第一方陣。「廣電湘軍」「出版湘軍」「演藝湘軍」是湖南的靚麗名片。2019年,中南傳媒、芒果超媒、電廣傳媒入選第十一屆「全國文化企業30強」。

互聯網集中區域的基礎設施,目前已形成了嶽麓山國家大學科技城、長沙軟體園、芯城科技園、中電軟體園、麓谷企業廣場、馬欄山視頻文創產業園等高新技術研發基地,文娛創作基地、軟體孵化基地。

其中,嶽麓山國家大學科技城獲批成為國際科技園協會(IASP)會員,是湖南省首家獲批的IASP正式成員,同是中國會員的還有北京中關村、上海張江等。

除此之外,河西還將建5.8萬方大科城科技創意園,近日長沙自然資源規劃局網站已公示了規劃平面圖。

本土的優勢產業與互聯網形成產業聯動,柳枝行動、湖南省(長沙市)人工智慧產業聯盟等有不少助推作用。

  • 柳枝行動是湖南省、長沙市、高新區三級財政聯合出資扶持,長沙麓谷高新移動互聯網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具體組織和實施的移動互聯網初創企業的一項孵化政策,入孵企業項目數量截止目前已達501個;
  • 而湖南省(長沙市)人工智慧產業聯盟,目前已經聚集了70家成員企業,並將逐步建立項目、技術、人才聚集平台、成果展示平台和技術賦能平台。

2. 人才儲備

嶽麓書院大門上的楹聯是「惟楚有材,於斯為盛」,長沙的湖大、中南、國防科大等的高校成為人才培育之地,為長沙的互聯網建設源源不斷地輸送了人才。由湖南大學智能收運裝備團隊自主研發的集成式智能化城鄉垃圾收集轉運管理系統已在湖南大學校內、汨羅市等地試點示範推廣;國防科大的多項人工智慧項目,如萬為機器人等已經產業化,服務於多個領域。

而如今,嶽麓山國家大學科技城建設全面鋪開,40餘名兩院院士、30多所大中專院校,還有國家超級計算長沙中心等120餘個國家級技術創新平台。

3. 政策利好

長沙面向所有創業者,給予房租補貼、人才政策、稅收減免等政策。為扶持移動互聯網初創企業,柳枝行動更是能為早期創業項目提供20萬元專項財政資金扶持、投融資對接等服務,幫助創業者加速成長。一系列政策的出台,讓長沙移動互聯網產業的星星之火呈燎原之勢,吸引了大量互聯網湘軍迴流。

同時,為了更好地發揮人才優勢,長沙相繼出台「長沙人才新政22條」「芙蓉人才行動計劃」等政策,來吸引、留住人才。

4. 資本青睞

  • 長沙高速增長的的互聯網項目,吸引了不少資本的青睞。成立2年的啟泰資本,目前已經在長沙完成了投資近20個早期項目,機械之家就是其中一個項目;
  • 麓谷高新創投兩年投資28家企業,總投資近4000萬元,榮獲2018年度「科技創業投資貢獻獎」,福米科技、懶貓旅行便是其中項目,由麓谷高新創投負責運營的柳枝行動,與嶽麓峰會 、馬欄山齊名,成為湖南省三大移動互聯網品牌之一;
  • 除此之外,還有像風雲資本、紅領會、今日資本、金沙江創投等活躍在長沙的互聯網市場,在各個領域助力優質互聯網項目的飛躍。

目前,對比北上廣深,長沙的互聯網發展還處於成長階段,但隨著持續的發展,尤其是隨著「冬有烏鎮春有嶽麓」的嶽麓峰會持續增大的影響力,長沙必成為互聯網發展新風口。

從「製造」到「智造」,長沙再發新名片

除了文化娛樂,長沙骨子裡的基因,還有重器製造。

產出「四羊方尊」青銅重器的長沙,在幾千年的積澱中,催生了佔據中國機械製造業半壁江山的三一、中聯、山河智能等重工製造公司,也讓長沙在除了「文化娛樂之都」外,有了「中國工程機械之都」的稱謂。

依託於長沙的重工製造基因,機械之家以服務機械後市場,將重工製造產業搬上了互聯網,成為柳枝行動第四期入孵企業,並於2019年初完成了3000萬元A+輪融資。

根據36Kr報道,目前,機械之家已合作超過600多家供應商,包括三一重工、徐工、中聯重科等工程機械龍頭企業均與其展開合作,平台完成交易用戶超過4萬家,2018年全年GMV同比增長了123%。

「每個行業都值得用互聯網再做一次。」機械之家做成了機械後市場的服務平台,而柳枝行動孵化的互聯網平台,除了機械之家,還有當家裝修、酷陸網路、診聯醫療、老來網、中融匯智等等企業,都在自己的領域做出了不錯的成績,成為融資/營收千萬級企業。

現在,在人工智慧與5G的風口下,長沙已經開從「製造」到「智造」飛躍。

這種飛躍,也有「基因」存在。

根據《新湖南》報道,1981年,中國第一屆人工智慧學會在長沙成立;1982年,中國第一本人工智慧科技刊物《人工智慧學報》在長沙創刊;1988年,中國第一本人工智慧專著在長沙出版;2011年,中國第一個人工智慧項目在長沙驗收。

截至2018年底,湖南有16家企業列入國家智能製造試點示範,27個項目列入國家智能製造專項,試點示範和專項項目數居全國前列、中部六省第2位,6個企業的國家智能製造專項已通過驗收。

在智能駕駛領域,長沙智能網聯汽車測試區,截至目前已為38家企業86款車型提供了1800餘場測試服務,累計測試里程達6萬公里。而長沙智能駕駛研究院研發的智能車路協同系統,用「聰明的路」為「智慧的車」彌補信息感知、分析決策上的不足,推助無人駕駛車輛的智能化、自動化運營。9月26日,百度45輛Robotaxi正式在長沙試運營。

在這個領域,以汽車毫米波雷達為研發核心的莫之比,也成為了國內最早實現77GHz毫米波雷達量產的企業,為智能駕駛安全功能助力。

在智能安防領域,萬為機器人的智能安防機器人已服務於廣州白雲機場、深圳寶安機場、內蒙伊利園區、沙特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等眾多公共服務場所。

在定位技術領域,基於微慣導技術的室內定位,是目前已知的最為精確和有效的一項定位技術,技術難度和門檻也是最大的,而格納微的微慣導定位產品,是目前市面上唯一的一個可量產公開發售的可穿戴級高精度微慣導模塊。

莫之比、萬為、格納微,創始人及核心團隊組成,均來自國防科大。

國防科技大學從80年代起,就率先開展無人車研究,教育的人才儲備,讓如今的長沙有了「英雄造時勢」的當下。

人工智慧只有參與到產業當中,才能實現真正的價值。除了萬為機器人,視比特機器人也服務著物流、新零售、大健康等領域。還有瑞圖智能、匡為科技、小鈷科技等智能製造企業,在自己的領域實現著「智造」的價值。

到目前,長沙市人工智慧產業鏈已初步形成,在各個領域均有代表性企業,生態健康,發展後勁足。

從「製造」到「智造」,是一個新篇章的開啟,長沙的產業、人才各項「基因」,為智能時代城市競賽打下了紮實的根基,而長沙,也有了「智能」的新名片。

結語

此前,有眾多媒體一直在發問,長沙究竟有沒有互聯網?

現在來看,答案是肯定的。

互聯網上半場,長沙起步晚,對比北上廣深確實有太大差距,但來到智能時代,在5G的風口下,長沙依託本土深厚的產業基礎,在人才優勢與政策良好的環境下,在互聯網下半場,有望能展現出強大的後勁。

「於斯為盛」,定是長沙互聯網的未來。

【完】

 

作者:易不二;公眾號: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泛財經新媒體,《財富生活》等多家雜誌特約撰稿人,重點關註:新金融、新零售、上市公司等財經金融等領域。

Share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