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views

近期恰逢手上的一個區塊鏈+教育履歷存證的項目已經完成了產品設計工作,所以來跟大家探討一下對區塊鏈+教育證書/履歷存證的一些理解。純屬個人觀點,歡迎指正。

一、現狀

區塊鏈的應用場景是這兩年區塊鏈從業者一直在思考和嘗試的;其中,基於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本文不對區塊鏈本身做過多介紹,有興趣的可以自行了解),市面上出現了各類存證、保全的平台,包括司法存證、版權存證、以及本文所要探討的教育證書/履歷存證。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存證是實現難度最低、需求最明確的區塊鏈應用場景之一。

針對區塊鏈+證書存證,最知名的當屬麻省理工學院和Learning Machine公司合作開發的項目Blockcerts,其目的是解決社會中存在的證書造假、學習履歷造假等問題;支持教育機構接入后,將為學生頒發的證書摘要記錄在比特幣、以太坊等公鏈上,並支持任何擁有證書文件的用戶通過其平台驗證證書文件與區塊鏈上記錄的證書摘要是否一致,從而實現證書驗真。

在國內,幾乎所有涉及區塊鏈+教育的企業,都或多或少借鑒了Blockcerts的模式,解決的也是類似的問題。

二、目標用戶及場景

教育證書/履歷存證和驗證主要作為教育/培訓與職場之間的中間環節,針對求職者和用人單位,解決證書、學習履歷造假的問題,降低用人單位的招聘成本,提高求職者的求職效率。

三、分析

通過上述內容,我們可以得到如下的推導過程:教育證書/履歷存證的目的是為了驗證教育證書/履歷真偽,驗證教育證書/履歷真偽的目的是為了解決教育證書/履歷造假問題,解決教育證書/履歷造假問題的目的是為了降低用人單位的招聘成本,提高求職者的求職效率。

由此,便進入到本文想著重探討的部分——是否解決了教育證書/履歷造假問題,就能降低用人單位的招聘成本,提高求職者的求職效率呢?

我認為顯然是不行的。

首先我們來回顧一下自己面試或招聘的過程,泳道圖如下所示:

我們都知道,求職者和用人單位實際是雙向選擇的,那麼在這一過程中雙向選擇的是什麼呢?

我認為是能力——工作能力、學習能力、溝通能力等等,基於上述泳道圖,我們來看一下各階段時如何體現基於能力的雙向選擇的。

第一次雙向選擇(簡歷階段)

求職者通過在簡歷中寫入自己的教育經歷、社會經歷、工作經歷、工作成果等,竭力反映、甚至是誇大自己的各項能力(由此出現了各類提供簡歷包裝、簡歷培訓等服務的企業),之後通過各類招聘網站尋找與自己的能力有一定匹配度的工作機會,並投遞簡歷。

用人單位,這裡主要是用人單位內的HR,每天會收到大量的簡歷,其通過學歷、工作年限等指標進行初步篩選(這一步的篩選其實是在面臨海量簡歷時,不得不採取的應對措施,HR進行篩選時,實際是默認了一個假設——高學歷或工作年限長的求職者人群中,高能力的人所佔比例要大於低學歷或工作年限短的求職者人群),基於初步篩選的簡歷,在與用人部門負責人溝通后,進行面試邀約。

可見:在第一次雙向選擇時,雙方都對對方所提供或所需要的能力進行了初步考量,但還遠遠不能達成工作合同,因此雙方達成了需要第二次雙向選擇的共識,即面試。

第二次雙向選擇(面試階段)

求職者在面試過程中,會針對面試官(這裡主要是用人部門的負責人等)提出的問題,詳細介紹自己過往的工作經歷、社會經歷,提現自己在其中做出的貢獻,以此來進一步展示自己的能力(由此出現了各類面經)。同時,求職者還需要了解用人單位的公司情況、入職后的工作內容、工作環境等信息。

面試官需要在數小時的溝通中,判斷求職者是否具備其所表述的能力,當遇到能力與崗位匹配的求職者時,還需要通過展示公司的各類優勢,儘力爭取求職者加入公司。

可見,在第二次雙向選擇時,雙方對彼此的了解更進一步,並建立了一定的信任,但用人單位和求職者依然無法確定對方所展示的是否是真實的,由此,便進入了第三次雙向選擇。

第三次雙向選擇(試用階段)

在此階段,用人單位一般會要求求職者提供學位證等證書,並根據求職者在前兩階段所展示的能力,安排相應工作,從而確定求職者是否真實具備相應能力。同時,求職者在進行工作的同時,也會觀察、了解企業的工作內容、工作環境、人際關係、福利待遇等是否與面試時了解到的相符合。

在這一階段,雙方才建立了事實上的了解與信任,並最終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

通過上述分析,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求職/招聘,實際上是對彼此能力的鑒別。所以,只有提供可以快速、準確鑒別能力(特別是求職者能力)的解決方案,才能降低用人單位的招聘成本,提高求職者的求職效率。

而證書的真偽,在這一鑒別過程中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高學歷並不等價於高能力,這是一個普遍的共識,也因此才會有第二次、第三次雙向選擇。

舉一個不太恰當的例子,如果一個員工一年能為企業賺取億計的利潤,就算他的證書是偽造的,又有幾家企業會在意呢?

四、教育證書/履歷驗證的應用場景

個人認為,由於學歷、培訓經歷與工作能力之間天然存在的不等價關係,教育證書/履歷存證和驗證在工作場景、求職招聘場景中的價值十分有限,但在學習、培訓場景內,具備一定的價值。

例如,在申請國外學校時,是否可以通過提供可驗證學習履歷,來提高國外學校對學生經歷的信任度,進而提高申請通過率?在面對越來越多的國內大學自主招生時,是否可以通過提供可驗證學習履歷,來輔助大學進行招生?在小升初、初升高時,是否可以通過提供前一階段的可驗證學習履歷,使老師了解學生真實的過往學業情況(即打破學校之間的數據孤島),從而提供針對性的教學?

我認為上述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但在實際應用中,都面臨不小的困難,還需要眾多區塊鏈企業繼續探索和試錯。

(我是一個在區塊鏈行業探索的產品經理,相信區塊鏈是數字社會的基礎設施之一)

G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