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views

編輯導讀:受疫情影響,很多線下店都深陷泥潭,其中包括健身房。為了自救,很多健身平台將目光轉向直播領域,推出的健身直播意外受到追捧。隨著互聯網的發展,運動健身的場景發生變化,未來健身行業會如何發展呢?本文將從三個方面進行分析,與你分享。

疫情波及眾多線下實體店,健身行業也深陷泥沼。不得已,健身平台轉戰直播嘗試自救,不料健身直播意外受捧。

據了解,健身行業的「超級新星」超級猩猩,抖音直播觀看人數高達19萬人;「准獨角獸」樂刻聯合快手和抖音推出「宅家運動會」,全平台教練線上教學;家喻戶曉的健身平台Keep推出「宅家健身指南」活動,還聯合Shape、每日瑜伽、露露檸檬、安德瑪及健身達人推出了「假期運動直播大全」,累計參與人數超過5650萬。

隨著互聯網健身平台聚焦線上直播,人們運動健身場景發生了改變,健身直播迎來一波熱潮。

一、疫情下,健身直播市場火熱

時至今日,健身直播的「大火」越燒越旺。

一來,疫情造成線下損失慘重,健身房無以為繼,線上是救贖的機會。據統計,全國有60%以上的健身房面臨倒閉,頭部健身平台也戰戰兢兢。

疫情初期,樂刻、Keepland、超級猩猩被迫停擺,造成損失。據悉,樂刻500家線下門店停擺造成上億損失;Keep旗下健身房品牌Keepland關店、停課一個多月;超級猩猩同樣關停武漢和其他城市的線下門店。

二來,「直播+」聲勢浩大,滲透了電商、在線教育、綜藝等各個行業,運動健身市場也緊隨直播潮流,開始試水線上直播,尋找新經濟增長點。

CNNIC的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國內電商直播超過1000萬場,活躍主播數超過40萬,電商直播用戶規模較今年3月份增長4430萬達到3.09億,是發展勢頭最為迅猛的互聯網現象之一。

三來,大城市生活節奏快,居家健身逐漸成為人們新常態,而直播正好為居家用戶輸出專業健身內容,同時也解決疫情待業在家的健身教練們的就業問題。

智研諮詢發布的報告顯示,在線運動健身客戶數量從2014年的1040萬人暴增到2018年的1.26億人。疫情期間,人們居家情況下同時在線的頻次和時長瞬間增加,為線上健身提供便利環境,在線健身迎來新一輪的爆發。

與此同時,家庭健身器材銷量不斷上漲,也體現了消費者居家健身的熱情。

二手交易平台轉轉數據顯示,今年2月份轉轉平台運動健身品類交易量環比增長超過40%。除運動服飾外,瑜伽墊、瑜伽球、彈力帶和啞鈴等可鍛煉肌肉、減輕體重的小型健身器材,成為熱銷商品。

總之,技術的發展加上龐大用戶需求的推動,讓全民參與健身直播成為可能。

二、Keep們轉型自救

春江水暖鴨先知,健身直播的流量價值很快被Keep、刻樂等頭部健身平台肯定,並加大了對健身直播的布局。其中,立志成為中國版Peloton的keep首當其衝,積極專研健身直播業務。

Keep的崛起有傳奇的意味,至少資本對keep的「工具+社區+電商」的發展模式,深信不疑。

2014年11月,keep獲得300萬人民幣天使投資;

2015年3月,keep獲得Ventech和BAI的500萬美金A輪融資;

2015年7月,keep獲得GGV領投的1000萬美金B輪融資,BAI(和Ventech跟投;

2016年5月,keep獲得晨興資本、紀源資本、貝塔斯曼的3200萬美元C輪融資;

2016年8月,keep獲得騰訊C+輪戰略投資;

2018年7月,keep獲得高盛領投,騰訊、GGV紀源資本等跟投的1.27億美元D輪融資。

不過,高歌猛進的keep在用戶量達到2億的體量之後,陷入了增長瓶頸。

keep前員工在發表的網路熱文《Keep的困頓與終局》中提出,keep面臨內容生產、商業變現、用戶粘度低等問題,還直指Keep如今的困境是因為業務增長遭遇瓶頸和變現渠道模糊不清導致。

對此事件,Keep公司回應:「《Keep的困頓與終局》一文存在嚴重虛假和誤導性信息」,但keep大量裁員即將倒閉的謠言四起,keep早期光環消失殆盡。

在此情境下,keep急於求變。2020年,Keep提出要全面聚焦家庭健身場景,為自身最核心的家庭場景用戶提供更加完善的運動解決方案,而最直接的辦法是上線直播課,豐富課程內容,優化用戶體驗。

由此,Keep先是動感單車的直播課程,又陸續推出操課直播、瑜伽直播等課程。據keep數據顯示,Keep邀請800多名用戶參加直播公測,結果顯示黃金時間段直播課使用率達到69%,周課程使用率達到3.6次,高於Peloton 的3.25次。

值得注意的是,在健身直播也成為keep賣貨的有效途徑。據悉,Keep與帶貨達人李佳琦合作,邀請李佳琦錄製定製「語音加油包」,並上線李佳琦魔鬼瘦小腹計劃運動計劃,還將15000個瑜伽墊送到李佳琦的直播間,三十多秒就被搶購一空。

對於keep直播業務發展,Keep直播業務負責人朱玥表示:「從長遠角度來說直播業務是未來的趨勢,用戶對在線健身內容有很大的需求。」

有人說,2020年是keep的分水嶺,要麼直徑走下坡路,要麼徑直翻越高峰。而疫情期,keep通過豐富健身直播內容課吸引來眾多新健身用戶群體,加上智能硬體產品銷量持續上漲,復甦跡象明顯,或許堅持走「硬體+內容」模式的keep能迎來第二春。

三、健身市場暗流涌動

我國健身市場市場藍海一片,而且市場格局未定,資本蠢蠢欲動。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中國健身俱樂部行業市場調研與投資戰略規劃分析報告》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我國健身房市場規模約為700億元,到2017年達到878億元。在年複合增長率12%的期望下,2020年我國健身房市場規模或將達到1230億元。

不過要知道,想要做中國版Peloton的互聯網健身平台前仆後繼,不只有Keep一個。

一方面,健身賽道登頂的道路坎坷崎嶇,倒在道路兩旁的健身平台只多不少。據青橙科技的數據,2019年總共有3099家健身房關閉,關閉率為4.36%,成立一年內關閉的健身房則達到528家。重要的是,有著20年歷史,曾擁有160多家門店、30萬餘會員的連鎖健身品牌浩沙健身的市場「老將」也倒在了黎明前夕。

另一面,在資本的扶持下,市場「後來者」也茁壯成長。國內,線上健身直播平台TT健身直播於2019年底完成千萬級A輪融資,本輪投資方為熊貓資本、復朴資本和老股東梅花創投;國外,美國虛擬健身平台Zwift完成4.5億美元融資,本輪投資由私募基金KKR領投,Permira等私募機構則繼續跟投。

在這冰火兩重天的市場,keep意圖通過健身直播來實現業績增長,但健身直播市場還未成熟,增長談何容易。在用戶體驗層面,受鏡頭、環境影響,健身主播線上教學質量很難保證,所以線上直播課程和線下課程效果還是有一定的差距,執著線上不是長久之策。

未來,想和Peloton比肩的Keep們還有很長路要走……

 

Share
Go Top